传承百科网 > 常识杂谈 >

露德圣母

2019-08-01 17:23:01 浏览:

1858年,圣母在法国南部比利牛斯山间的一个小镇--露德 --显现给贫家女伯尔纳德,嘱念玫瑰经,为罪人祈祷,并使山间流出一道灵泉,以治病人,从此圣母藉露德圣水,不知治疗了多少身体上或灵魂上的重病、绝症。伯尔纳德问她是谁,她回答说:「我是无染原罪者。」教会当时才刚刚宣布圣母有此称号,好似圣母显现将为肯定此一称号。当时正值启蒙时代,很多人不相信圣经、教会,所以圣母藉显现要人相信有超性的生活。圣母十八次显现的始末,经过教会经严格调查后,申明显现的可信,即建堂立像,不久露德遂成为世界著名朝圣地之一 。

  在天主教中常有奇迹性的痊愈发生,而我们所以特别举出露德(Lourdes)(注)的事实,乃是因为它最为众人所知。任何有知识的人,不论他信仰基督与否,只要他真诚地以客观的态度研究在露德所发生过的许多事实,就无法否认其真实性。近年来,很多学者到露德研究那些突然痊愈而医学无法解释的各种现象,并互相比较他们观察所得的结果。有一位摄影师到露德去拍摄病人的实况,偶然地摄到了两位病人痊愈前后的情形,这些影片真是扣人心弦。再者,记述病人到露德朝圣而获痊愈的书,到目前为止已有四千多本。已往那些以为用『幻想』两个字就足以贬抑露德事实的人,现在已噤若寒蝉了。

  一八五八年,法国南方的一个小城外,有一位年青漂亮的妇人,在一位贫寒的十四岁女孩面前显现了十八次,并且告诉那女孩她就是耶稣的母亲;她使该地涌出新的泉源,她要求人们到那儿朝圣、***……。由于她引出的泉水使不少病人痊愈,名声便因此传扬开来,一时轰动遐迩,朝圣者迅速地增加。一九五八年(一百周年纪念),朝圣者已达四百万。一九七七年,有九十五个国家四百多万人去那里朝圣。

  近年来,每年到露德的病人均超过五万人。而到露德的医生一九四八年有一千多名;有的是为陪伴那些病情严重的病人,有的是因为在露德有机会观察到无数特殊的病情。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五日,在病情检查所的登记簿上,报名参加观察病情的医生已经有二万五千名。现在每年前往登记的约有二千名左右。每年,总有一些病人霍然痊愈。为了彻底明了起见,我们不妨从头开始叙述吧!

  一八五八年二月十一日,伯尔纳德(Bernadette Soubirous)和两个同伴到山坡去捡柴。在那附近一个叫玛色比尔(Massabielle)的地方,她听到有如一阵急风般的声音,稍后,在一个山洞[见图]中,一位极美丽的妇人在她的面前出现,并且对她微笑,做了一个称赞她祈祷的手势,但始终没有说话。这位妇人站在那儿,约有一刻钟之久,可是伯尔纳德的两个同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二月十四日,她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催促着她再去那个山洞;但她母亲不肯答应。幸而她的两个同伴在旁帮她央求才得到她母亲的应允。到了那儿,伯尔纳德一看到那位妇人,就神魂超拔。二月十八日,又是同样的力量促使着她;她母亲不准她再去,因为怕她女儿万一被魔鬼欺骗了,他们家岂不是要成为邻人的笑柄?但这次有几位妇人自告奋勇陪伴她去。到了那儿,她又一次地神魂超拔;人们注意到她好像在和某人说话,并时时聆听着。事后,她记述当时的情形说:「那妇人以谦逊的态度用乡间的土话对我说:『 肯连续十五天到这里来吗?我许诺 的幸福不在这世界上,而在死后。』」伯尔纳德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只微笑而不回答。二月十九日,她母亲第一次陪着她去,二月二十日也去了,伯尔纳德每次都同样地神魂超拔。一个旁观者说:「伯尔纳德的脸使我想到升起的朝阳,虽然在我们视线之外,但已闪耀在对面的山顶。同样地,她的脸突然容光焕发,受着神光的照耀;这奇妙的反映使我们坚信,有一个我们看不到的发光中心。」

  二月二十一日,伯尔纳德同样地神魂超拔;这次露德的道苏(Dozous)医生也来了,他决定根据科学的论据,要摧毁这玄妙病态的儿戏。当伯尔纳德似乎在和那显现的妇人谈话时,医生仔细地检查她;她的脉搏、呼吸,都是缓和而正常,一点也没有神经过敏或失常的现象。当她神魂超拔之后,医生问她为什么有一瞬间她那么悲痛,甚至流泪?她说:「因为妇人悲伤地看着远方;我问她为什么?她只说:『请为那些可怜的罪人和这动荡的世界祈祷吧!』」那一天,警察开始干涉了;他们恫吓伯尔纳德,说要把她关起来……,她父亲因为害怕,就答应警察以后绝对禁止他女儿再到山洞去。

  二月二十二日,伯尔纳德不敢违背她的双亲,规规矩矩地去学校;等她到了学校,却又不由己地再去那个山洞;她在那儿祈祷,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二月二十三日,她父亲不再反对了;她到了那儿,看见已有两百多人在等待着,那位妇人显现了约一小时;二月二十四日,四、五百人在那儿;当伯尔纳德神魂超拔时,忽然由欣喜转变为深深的悲痛,她听到那位妇人对她说:「忏悔吧!为使无数的罪人改过,祈祷吧!」二月二十五日,当她神魂超拔时,突然站立起来,向四周搜寻,然后开始用手挖泥土,挖出的小洞一会儿竟冒出了泉水。她饮了泉水,并且洗了脸;等她神魂超拔后,她记述说:「妇人对我说:『来,喝这泉水,并洗脸吧!』因我不知道泉水在那里,她就指引我在那个地方。」次日,这小小的泉水变为一股丰饶的泉流。以后便依据下雨的情况,每天约有三千八百到一万六千加仑不等的泉水涌出来。

  二十五日,塔伯(Tarbes)的行政长官请三位精神病医生检查伯尔纳德,希望能把她关入疯人院;他们检查之后共同的结论是:「伯尔纳德的精神是健全的,而她的诚挚是无可置疑的;至于她所说的妇人显现给她,好像是一种出神的状况。」再者,她家虽然很贫穷,但伯尔纳德和她父母一直都毅然地拒绝接受任何东西或金钱。

  二月二十六日,伯尔纳德到了山洞,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二月二十七日,妇人对她说:「去请求神父,在这儿建一座小教堂吧!」(露德教堂的神父们从未去观看过显现的情况)对此要求,本堂神父的答覆是:「你去告诉那位妇人,露德的神父不习惯替生人办事。请她先说明并证明她是谁。」二月二十八日和三月一日,她又神魂超拔,但是没有得到回覆。三月二日,那位妇人又提出她的要求,并且加上一句:「愿群众到此***。」三月三日早上,妇人没有显现;伯尔纳德稍后不由自主地又前往山洞,而这次看到了妇人。三月四日,是妇人约定最后的日子,有一万五千到两万的人早已到了那儿,警察也来了不少;伯尔纳德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群众和警察,这次她神魂超拔达一小时之久,与妇人交谈,但是对神父的要求并没有获得答覆,妇人也没有说再见。伯尔纳德相信显现已经终止了;为避免再给家人添麻烦,她再也不去山洞了。但是三月二十四日的晚上,她又感觉到被召唤,要她再去山洞。果然,三月二十五日,妇人又显现给她;伯尔纳德三次询问她的名字;终于,妇人微微向她倾身,并且以颤抖的声音用本地的土话说:「我是无玷之始胎」,然后消失无踪。伯尔纳德急忙赶到神父那里;一路上,她重覆这句话,唯恐将它忘记,因为她并不了解这句话的意思。

  三月初,泉水涌出后的几天,第一个病患霍然痊愈了。类思布烈德(Louis Bouriette)是露德的一个采石工;几年前,在炸山采石时,他哥哥丧失生命,自己则瞎了右眼,左眼仅馀最低视度,且又剧痛不已。道苏医生无法使他止痛;布烈德就要他女儿带一些山洞中的泥土回来。他把泥土贴在双眼上,祈祷着,当他去掉泥土重新张开眼睛时,他的视力恢复了;他把左眼闭上,很显然地,右眼竟也能看见东西了。他跑到医生家去,医生怀疑地对他说:「假如你能看得见,就把一句念给我听吧!」说完医生写道:「布烈德因视神经衰弱而失明,永远无法治好。」结果布烈德毫无困难地将这句话念出来了。

  过了几天,有个十八个月大的婴儿,患了肺结核,全身缩成一团,他母亲看到婴儿失神的目光、开始僵硬的四肢,她明白不应再对医术寄予希望了。于是就把孩子包在自己的围裙里,跑到山洞,将这快要死的孩子浸在泉水中,差不多有一刻钟之久,顽强地硬要天主答应她的祈求。在场旁观的人都斥责她。当她把孩子抱出来时,孩子的病情依然是原来的情况;她精疲力竭地把孩子抱回去,蹲在孩子身边,疲倦地睡着了。当她醒来时,婴儿竟对她微笑着,不但呼吸正常,并且要吃母亲的奶,他痊愈了。这个婴儿当时经过三位医生的检查;其中一位费尔基(Vergez)医生,是莫伯烈(Montpellier)医学院的教授,他在检查报告中写着:「依照目前的情况,杜高(Ducomte)太太为她的儿子治病,所用的方法是完全违反经验和医学的,可是天主报答了她的信德和母爱。」这个孩子别名叫布荷荷(Bouhohorts)在七十七岁时,依然是波郡(Pau)的一位园艺家;死于一九三七年,在露德被登记为突然痊愈的共有三千八百零三位,其串六百四十八位患结核病,三百二十九位患肺痨,八十三位患皮肤病,一百二十八位患瘤疾或者是癌症等等。显然地,在露德需要有一特别的机构,检查那些痊愈者 。

  一八八五年查核机构成立了,它的目的是在病者痊愈之后,立刻为他们检查。以后经过至少一年,又由一个国际医学委员会,负责再检查病人痊愈后是否复发,并且重新检查其痊愈前后整个的记录。这样才能够决定是否真有一些痊愈是医学界所无法解释的。至于各种精神病或患者本人猜测的所谓疑似症,如果痊愈的话,根本不予登记检查。

  所有来到露德求治的病人,都得带有他主治医师为他记录的病历资料,并将它交给查核机构。这个查核机构是由三位专家组成的常务机构:一位是神经科兼精神病科专家,一位心脏病专家,一位是X光透视专家。此外,每年约有三十个国家的二千名医生到露德;这些医生不论信仰何种宗教,犹太教、回教、佛教,或是无神论者,只要是医生都有权利去检查病人和病历。

  乡间医生和教授们在这儿发现许多非常奇特的病例。有位教授说:「我在那儿三天内所见到的病例,比在医学院三年内所见到的更多。」现在在查核机构旁边,有一间庞大的「医学研究室」,里面有最现代化的设备供给专家们研究。

  一位小心谨慎的医生有时也会产生错觉或诊断错误;但是,用现代化的仪器来诊察病情,是不可能发生错误的。最近由于物理学和心理学的进步,以及一些专门技术的改进,许多奇异的痊愈已可由医学来解释;但是若真有些痊愈是医学无法解释的,现代医学仪器也可以全无疑难地证明其真实性。天主教在二百多年前所订定的规则,是超乎时代地合于科学;教宗本笃(Benedict)十四世于1750年颁布严格的律令,要求精确地区分真正奇迹性的痊愈和普通一般的痊愈。他把所有属于精神病或已丧失官能作用但其器官仍正常的病症,决定根本不予检查。

  现代科学已能解释瑜珈术和印度僧侣们所行之神怪术,并曾侦破许多怪异现象和假奇迹,但丝毫不影响天主教所认定的真奇迹;事实上,科学还提供天主教证明其真实性的方法。

痊愈者的检验

  每当有病人来到查核机构,表示他已痊愈或病况好转时,该机构便开始为他检查;当天由外地来的医生也可以参与检查的工作,并记下报告。此机构还指定一位医生在痊愈病人离开露德以后,负责继续留意病人的病情,并与其主治医生保持联络,以补充资料的记录。

  如果器官的作用恢复了,但器官的病状仍在,查核构构对这种情形一如精神病一样,是根本不把它当做「无法解释的痊愈」来登记的。

  如果痊愈者第二年再来露德,查核机构便将他的病历与在场的医生再行讨论。那天在露德的每位医生都有权参加检查、讨论和提出异议。他们依下列两点来鉴定病人痊愈的事实:一、视病人到达露德时的情况。二、病人的突然痊愈是否绝对不能以医学和自然律来解释。

  检查极为严厉,只要有一点可疑之处;这件记录就根本不再讨论。例如在一九四六年有二十六位被医生承认是痊愈的病人;第二年返回露德的有十四名,而其中仅有四名痊愈的情形被认为是完全超乎自然。一九四七年,有七十五位痊愈的病人被登记,其中十一位一年后再来,而最后仅剩六名得到承认。一九四八年,有一万五千八百多位病人来到露德;有八十三位痊愈的病人被登记,最后被承认的仅有五位。当然,若癌症的话,是需要等四、五年之后才能断定其痊愈的真实性。

  所有绝对无法解释的痊愈者的记录,都被送到露德的主教那里,主教就将它呈报给「国际医学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由来自十个不同国家的三十六位医生所组成的。这些医生几乎每年都要在巴黎集会一次。一九六八年,该组织有两位是医学研究所的会员,七位大学教授,一位大学实验室的主任,还有当时「居礼(curie)夫人」医院主任。这些委员并不是由教会遴选,而是由医学委员自己选举产生的。假如这个国际医学委员会也声明这些痊愈是医学绝对无法解释的,那么,被治愈者当地的主教才开始详细研究病者痊愈的情形,看看是否与宗教有密切的关系;然后才证明病人的痊愈是不是病人对天主诚心祈祷的灵验。经过严厉地审查之后,主教才确定地宣布:「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痊愈不是医药、人力所致,而是仁慈的天主所赐的恩惠。」这样的痊愈,天主教才认定为「奇迹」;也就是说,医学所无法解释,而又与宗教有密切关系的痊愈,才算奇迹。

  从一八五八到一九六八年间,医生们一共宣布了一千二百件医学无法解释的痊愈,但是经教会认可是奇迹的仅有六十二件(其中二十二件发生在一九四六年以后)。这足以证明教会***审查之严厉与谨慎。有时候一些痊愈者,因此无法 集到病情的资料,而得不到查核机构的承认;也有无神论的医生故意拒绝交付出在他们手中的资料,因而痊愈者无法得到查核机构的承认。马赛(Marseille)的一位伦芭(Lombard)小姐,肺结核已到第三期,但是于一九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在露德痊愈了。

拓展阅读:

帕罗林枢机在露德朝圣地主持大礼弥撒:肖似圣母,人性随之增长

垣头露德圣母堂

瓜达卢佩圣母

梵蒂冈:教宗天皇后喜乐经:效法圣母,信赖基督,常怀希望

法国:主教团提议,为法国举行圣母玛利亚祈祷活动

教宗接见圣母团:仁慈对待受伤的家庭,抵拒意识形态殖民化

非洲:非洲贝宁 - 圣母是贝宁天主教会的象征

教宗在巴拿马世青节公拜苦路:效法圣母伫立在今日十字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