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百科网 > 文摘故事 >

刘澎教授:公立学校可以让宗教进入通识教育

2015-02-02 17:03:42 浏览:

宗教脱敏,是近年来伴随着社会开放与发展,由学界和宗教界人士提出的一个呼吁。另外一方面,宗教也需要大众对它有一个客观的了解和看待。日前,有学者再次表示,对宗教的客观介绍应当进入到公立学校的通识教育。
在2015年1月10日于北京举行的“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的结束发言中,主办方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澎教授提出了他的这一观点。

当天他的发言中,他首先指出宗教教育的实质是信仰自由的边界问题,宗教教育要保证现代国家能够在政教分离的情况下运转,又要保证宗教信仰者能够在社会公共领域里实现信仰自由的权利;在贯彻教育和宗教相分离原则的大前提下,公立学校可以让宗教进入通识教育
首先,刘澎教授谈到教育领域应当很好的协调政教分离与信仰自由的问题,这的确也是一个难点,因为的确教育领域有特殊性。但同时需要实际的看存在的现状去思考,其中公立学校的教育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在国家设立的公立学校中,在贯彻教育和宗教相分离原则的大前提下,有没有必要讲授宗教的知识,让宗教进入通识教育?不是讲神学,不是讲某一个宗教的教义,而是对宗教做一个客观的介绍,把宗教作为社会科学门类,介绍给受教育者,使他对宗教有一个起码的认识。”

刘澎教授指出,目前公立教育中非常强调“贯彻教育和宗教相分离”这一原则,因此公立教育中好像不出现任何宗教的东西才正确一样,其实事实并不是这一的。“贯彻教育和宗教相分离是从资产阶级革命以后就引入的一个大问题,是跟政教分离概念的同时出现的。教育和国家相分离背后的意思是什么?是对过去中世纪宗教要控制世俗教育、要控制一切的一种修正,一种反抗。那么把宗教从公立教育中分出去,不是说要批判宗教,它这里头的界限在哪呢?如果在公立教育中推行宗教教育,势必回到国教时代。纳税人的钱是不是可以用来宣传某种宗教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既然不可以,在其他的方面政教分离,不能让任何宗教用国库里的钱来维持它自己存在,那么在教育中也应该是如此。”
“但是我们在理解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理解这个问题的本质,我们是从字眼上理解,就把宗教这两个字看成我们应该回避的。这样导致中国人从小学读到大学,读到博士,满腹经纶,什么都知道,在宗教问题上却极其幼稚,甚至一无所知。我们只知道一句,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鸦片,除了这些别的不知道。”

“应该考虑一个问题,让宗教进入通识教育……我们不管对宗教持什么态度,必须得承认宗教是一个客观存在。不能因为不喜欢宗教、不相信宗教,就以为宗教不存在,这完全是教育的缺失。”刘澎教授指出。

他认为,宗教进入通识教育以后,学生可以知道一些基础知识,一是世界上有宗教,二是宗教都有哪些表现形式,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应该知道的、实用的东西。他坦率的举出多年来他发现的一个例子:“说句老实话,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什么是基督教,什么是天主教都分不清。我经常想,这个问题都不知道,出去要跟人打交道,要出大问题。”
“这个现象给我一个感觉,就是一个人从小学读到大学过程中,对什么是宗教,除了记住马克思(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鸦片)这句话以外一无所知,知识结构上差的太多了。所以我们在立法的时候,应该考虑到一点,不要让中国的学生变成营养不良:世界上的事情万万千,有一个学科,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我们否认它,批判它。批判它可以,但是它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只知道它是妖魔,是坏蛋,除了这些以外,再也不知道第二个,这个很不好。所以宗教立法中,要解决是不是让宗教作为一种学科,或者作为一个知识进入通识教育的问题。”

“很奇怪,搞高等教育的人在教育的整体思考中,居然可以假装忽略宗教,让宗教退出通识教育,这完全是无视教育本身的规律,不反映实际。总之我觉得在政教分离的前提下,并不应该排斥、封锁对宗教作为一门学科、一种知识的介绍。”
他举例说,“在美国有介绍进化论,也有介绍神创论的,并不会因为有介绍神创论,大家都变成信徒。不会的,就是一种主张,一种学说。这跟站在神学立场上讲‘我信仰的神是真神’不一样,跟这个完全不是一个意思。我们讲的是宗教,不是神学。我本身是学宗教的,我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的,您不能说中国社会科学院是神学机构吧?”

他认为,我们要客观的看待宗教对社会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对这个有明确的表述,胡锦涛前总书记也有明确的表述,并且以党的决议的形式说的,就是要发挥宗教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积极作用。这个已经列为十七大报告,十八大报告也两次重申了。既然如此,我们怀疑什么呢?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能够落实这句话,让它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说它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应发挥还是不应该发挥。这个问题我想是清楚的。”

“具体到立法中,我们应该考虑,宗教信仰是不是应该被当做传统意义上负面的社会因素。如果对这个问题不做一个彻底梳理的话,对宗教的妖魔化就不能得到纠正,我们头脑里就会充满对宗教的恐惧。这就会进一步影响到信仰宗教公民的权利,宗教自由就无法完全落实。”

拓展阅读:

刘澎:宗教法治化的十个问题——共识网专访

罗马:拉青格教授过去学生们今年学术讨论的主题是新福传

叙利亚基督徒教授被杀、库尔德民兵控制地区

教宗接见德国蒂宾根大学神学院教授,指出神学讲授与教会的牧灵工作应该配合一致

美国生物伦理教授达罗洛谈《人类团体》文件:看待现况的新目光

教宗:耶稣处在人群中,祂不是讲台上的教授

古巴:教宗即将来访,哈瓦那的教授巴乔发表感言

教宗接见历史教授:历史告诉我们要反思战争的恶劣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