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百科网

基督徒百科知识在线分享平台

玛利亚‧玛沙利罗 Mary Dominic Mazzarello

更新时间:2020-09-07 16:39:45点击:

圣人

玛沙Mary Dominic Mazzarello

(1837-1881)

玛利亚‧玛沙利罗 Mary Dominic Mazzarello(图1)

 

家庭生活

生活

若瑟‧玛沙利罗(Joesph Mazzarello)与玛利亚‧卡尔诺(Maria Calcagno)这对虔诚夫妇居于意大利北部的摩尔尼斯(Mornese)。他们是朴实的农民和热心的基督徒,育有七名孩子,长女玛利亚‧道明(MariaDominic)生于1837年5月9日,并在同日受洗。玛利亚在乡村的宁静环境长大,获得父母悉心照料,遗传了父亲的精明及母亲的热诚、机智和活泼。她秉承父母的坚强信德,使生命丰盛,并把一切交给天主。她向父母学习教会要理,亦乐于让母亲牵着小手,伴随父母到圣堂去。玛利亚在年幼时已开始參加主日学及接受信仰培育,总能快捷清晰地回答神父的提问。她没有被班裡的其他男孩子吓怕,更宣告说:「我不怕他们,我必打败他们。」结果,她付诸实行,赢得众人觊觎的头奖。

克服自

玛利亚的谦卑和高尚品德并非与生俱來。她须奋力在成圣的崎岖道路上迈进。举例说,每当遇上不如意的事情,她需要极力控制自己,才不会作出过激反应,但旁人不难察觉她面有怒意,并因压抑自己而全身发抖。玛利亚曾经很自负,总想尽显自己高佻的美态,喜欢仔细配搭衣服,也重视鞋面是否光亮。她并不认为办告解是轻松的事,曾长时间抗拒告解。然而,了解这个奇妙圣事的力量和功效后,她决定不计代价地彻底改过。

深爱耶稣

玛利亚约在十岁时初领圣体。从此,没有这生命之粮,她便无法生活。她每天徒步行走四十五分钟參与感恩祭和领圣体,风雨不改。为了不妨碍农田工作,她清早便起床前往圣堂,经常在圣堂开门前已经抵达,更曾在凌晨二时便到达了。她在1849年9月30日领坚振。
少女时代的玛沙利罗活泼好动,坚决果断。无论在葡萄园或是家裡,她都努力工作。安琪莉嘉‧科默修女(Sr.AngelicaComo)说:「葡萄园的男人都不喜欢靠近她,以免显得不及她能干。」根据马利奥(Maglio)所述,他在葡萄园干活时,看见她常在休息期间跪下祈祷。她愿意以牺牲、弃绝和克尽本分的精神面对刻板疲累的工作。此外,她时刻力求与天主结合,摆脱世俗。她母亲见证说:
「她年青时充满喜乐、活力和热诚,但很努力克制怒气。她很喜欢敬礼神工,远避世俗的消遣。」安琪拉‧玛沙利罗(Angela Mazzarello)忆述她在摩尔尼斯生活时,看见玛利亚每天都领圣体。她称赞玛利亚具有深度的神修和奉献精神,并说:「我从没有发现她任何缺点。反之,看见她和好友佩妮拉‧玛沙利罗(Petronilla Mazzarello)充满热诚,并听过她们的规劝后,我总是对朋友说,她俩将会成为圣人。」据说玛利亚像男人般工作,像天使般祈祷。佩妮拉说玛利亚有一次领圣体后,决志终身守贞。有时她无法亲身朝拜圣体,便从老远的农田赶來,聚集姊妹们到一扇朝向圣堂的窗旁祈祷。玛利亚渴望耶稣圣体,基督的苦难驱策她时刻行善。

无原罪圣母孝

发起人贝思神父

.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构思來自贝思诺神父(FrDominic Pestarino)。他是摩尔尼斯人,生于1817 年,于22  岁晋铎后服务亚圭(Acqui) 教区。贝思诺神父是位热心的神父,但于1849 年遭革命党遣返家乡摩尔尼斯,担任年老本堂神父的助理。他发现当地几乎没有人恭敬天主,只有少数人领圣事,而且青年的行径实在是不知廉耻。他激发村民的虔敬和热诚,并竭力服务众人,尤其照顾青年。就以一件小事为例:在狂欢节的最后数天,他为免青年犯罪,邀请他们到堂区圣堂,自费为他们安排游戏活动,带领他们唱歌,让他们演笑剧,提供茶点。他亦自费在另一所房子为女孩子安排類似的娱乐活动,由女教师安琪拉‧玛加诺(AngelaMaccagno)负责照料。
1862年,贝思诺神父由亚圭乘火車前往亚历山大(Alessandria)途中,遇上同路的鲍思高神父。鲍圣邀请他探访华道谷的庆礼院。在华道谷逗留期间,这位摩尔尼斯神父看见许多勤奋工作的男青年,在充满信仰气氛的环境下喜乐地从事各种健康活动,留下深刻印象。他对鲍思高神父说:「让我跟随你吧。」鲍圣同意了。翌年,贝思诺神父宣发圣愿,但鲍圣希望他留在摩尔尼斯,因为当地需要他。他成为天主的工具,与鲍思高神父合作创立母佑会。自此,贝思诺神父出席所有慈幼会的院长会议。他卒于1874年,享年57岁。母佑会正搜集他的资料,希望为他展开列品程序。

亚加入孝

1850年,年仅十八岁的玛加诺在贝思诺神父指导下,决定完全奉献给天主,同时在俗世生活。她找到一些与她志同道合的女青年,于1855年12月9日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会,而玛利亚‧玛沙利罗正是五位创会成员之一。这是一个在俗会,成员与家人同住或在俗世生活,但致力追求基督徒的成全,并为近人的得救热心工作,且必须按福音劝谕生活,实践神贫、服务和贞洁三德,以达致基督徒的成全,但毋须正式发愿。热心的副本堂贝思诺神父鼓励她们,并请玛加诺草拟会规,其后把会规送交天主忠仆若瑟‧弗雷迪(Joseph Frassinetti)。他是热那亚圣莎比娜修会(Prior of Santa Sabina Genoa)的会长,亦为著名神学家,愿意协助审阅及修订会规。1855 年 11月 21 日,贝思诺神父取回经审订的会规。1857年5月20日,亚圭的康特托主教(BishopModestoContratto)正式批准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会。该会发展迅速,在1862年已遍布意大利各省。当时玛利亚‧玛沙利罗年仅18岁,是最年青的成员。
会规指出:「孝女会由渴望成圣的女青年组成。为了成圣,不仅要履行天主的法律,亦须实践福音劝谕。她们决志远避任何明知故犯的小罪,在良心事宜上完全服从神师,并在会规事宜上服务长上。成员实践神贫,舍弃她们在世上拥有的任何事物,为光荣天主及造福近人而善用任何资源。」这是一种毋须宣发圣愿的奉献生活。她们的工作包括照料贫穷的病人,在家裡营造虔敬气氛,鼓励别人參与礼仪活动。她们亦照顾遭父母忽视的女孩,帮助她们勤领圣事和參加教理班,并在庆节照顾她们。
虽然玛利亚‧玛沙利罗不曾接受正规教育,只认識一些基本的信仰知識和基督徒本分,但她认为自己的使命是教导别人,为别人献出生命,并指导他们度圣善的生活。她加入无原罪圣母孝女会十六年。孝女会成员在每个主日聚会,按她们采纳的生活规范省察过去一周所犯的罪。佩妮拉‧玛沙利罗修女忆述,当她听到玛利亚告罪时,实在深受感动。她完全投入,且每次在聚会中发言,只是为了谦卑地自我谴责。有一次,她愁眉苦脸,悲伤地承认说:「我今天有十五分钟没有思慕天主。」在庆节举行的隆重感恩祭结束后,母亲们五人一组,与一位孝女会成员聚会。她们都喜欢选择玛利亚,因为她比其他人更能够激发她们对天主的爱,并鼓励她们履行基督徒本分。

照顾患病的叔叔和堂兄弟姊妹

1861至1862年期间,伤寒在亚历山大区肆虐。当年伤寒仍是不治之症,患者往往遭人遗弃不顾。玛沙利罗家族部分成员(若瑟的兄弟一家)亦成为疫症肆虐下的首批受害者,起初是妇女染病,其后是孩子;数日后,父亲和长子亦已垂危。贝思诺神父探访他们后,发现他们一家急需援助,便到那个父亲的兄弟若瑟家裡,派当时23岁的玛利亚照顾他们。他对玛利亚说:「你叔叔家裡有兩个人快死了,你愿意帮帮他们吗?」玛利亚听了,沉默良久,她也感害怕,但最终说:「虽然我肯定自己也会染病,但只要父亲不反对,我就去吧。」她父亲是善良的基督徒,让玛利亚去了。她到叔叔家裡,打扫清理,为他们预备食物和药品。可是,病人痊愈后,玛利亚却染上伤寒,很快变得消瘦苍白。医生以为她活不成了,但她死期未至,尚有许多工作待她完成。她祈求说:「我的天主,若你恩赐我多活数年,就让所有人都忘掉我,只有你记得我就够了。」不久,她康复过來,但无法回复昔日的体力,因为疾病严重损害了她原本壮健的体质。

蒙召成为教育家

创新的构想

她病愈后,已无法在农田工作,而逐渐形成一个构思:「何不学做裁缝?学成后,我可教年青女孩做裁缝,并向她们讲授教会的道理,帮助她们到天国。」这时,她在神视中看见一座高楼,有很多修女与女孩嬉戏,有一把清晰的声音说:「我把她们交托给你。」她把这事告诉贝思诺神父,但他说:「这不过是你想像出來的!别放在心上,也别告诉任何人!」尽管神父的话使她气馁,但她越发惦念那些贫穷的女孩,希望造福她们。玛利亚将这想法告诉佩妮拉‧玛沙利罗,获得她和应,她更补充说:「可是,我们的宗旨是教她们认識和敬爱天主,造福她们,让她们免受伤害。」数日后,她们获得贝思诺神父及父母的同意,模糊的构思逐渐落实。她们开始跟华倫亭‧坎皮(ValentineCampi)学习制衣,在六个月内学成。

贫苦孩的裁缝店及收容所

玛利亚与佩妮拉学成后,于1962年6月在玛利亚的家开设一间小型裁缝店,并于翌年迁往玛加诺的家。玛利亚教导贫苦女孩裁剪、缝纫和修补衣物,不仅指导她们的手,也指导她们的心。她规劝她们说:「应让每一针为成敬爱天主的行动。」
她们在物色稳定的地点,希望投身社会服务,并以团体方式生活。1863年冬季的某天,孝女会成员甫返抵裁缝店,便听到有人叩门。开门一看,原來是个小贩带着兩个小女孩,大的八岁,小的六岁。孝女会收留了她们。如此,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工场亦成为贫苦孩子的收容所。
其后,玛沙利罗为照顾女青年,离开家庭,独自生活。虽然她父亲也是虔诚的信友,但也感到不悦,因为她在家裡仍可帮忙干活。然而,她已决定守贞侍奉天主,并考虑修道。不久,她们收留的孤女越來越多,玛利亚及佩妮拉须向邻居求助。兩位玛沙利罗收容贫苦孤女的消息传开了,许多人向她们送上木柴、毛毯及小麦,亦有人把无家可归的孩子送來这裡。她们很快便收容了七个孩子。玛利亚教她们要理和裁缝工艺。在开始工作前,她们都会诵唸一遍圣母经。每当钟楼响起钟声,玛利亚就会对这些女孩说:「世上的一小时过去了,到天国去也近了一小时。」
女孩进入工场时,必须诵唸:「愿耶稣居于我心,圣母玛利亚吾等之希望永受赞美……圣若瑟吾等之护佑永受赞美。」佳琳‧玛沙利罗(CatherineMazzrello)亦是当时的学徒,她忆述这个庄严程序:「所有人进入裁缝工场时,必须说『早安,愿耶稣基督受赞美!』然后跪在圣母像前唸一遍圣母经。」诵唸玫瑰经时,玛利亚有时不用她们唸「圣母经」,改为「童贞玛利亚,基督之母,求助我等成圣」。
不久,玛利亚的姊妹斐丽清(Felicina)及其他女青年也加入这个组织,成立团 体。玛利亚负责管理裁缝学校,历时十载。1867 年,工场由玛加诺的家迁往贝思诺神父提供的房子,位于堂区圣堂的广场。女孩子们可在上课前及中午到圣堂朝拜圣体。玛利亚建议她们以圣母为洁德的模范。她每天向她们诵读一篇灵修读物,唱诵赞美诗,然后静默片刻。在工作时,每当钟声响起,她们都诵念「圣母经」,玛利亚也提醒她们:「世上的一小时过去了。」她坚决定纠正她们,但很快回复从容和友善。每周六晚,她也劝导她们办告解,作为翌日领圣体的准备。玛利亚亦在每个主日出外寻找其他村女,逐渐发展为一间青年中心。在庆节时,这对好友聚集女孩,带领她们參加教会活动,让她们快乐地游戏和散步。玛利亚劝告她们,无论身在何方,亦应行为端正。她有时在摩尔尼斯的祭衣房聚集她们,举行神修短讲,亦教导她们奉献给无原罪圣母。贝思诺神父亦会前來训勉她们。
天主让祂的忠仆经历痛苦的磨难。玛利亚最难苦的考验,就是有些人开始诋毁她。「真看不过她那副装腔作势的模样!」她们说:「她老是犯规。这种女孩离家后,还管起宿舍來!她迟早就要管遍摩尔尼斯每一个人,甚至贝思诺神父也要听命于她!」情况越來越坏,以致贝思诺神父亦请玛利亚回家,由佩妮拉照顾女孩。然而,风暴在一个月后平息了,玛利亚终可重返工场。
翌年,团体和平地分为兩组,那些愿意与玛利亚和佩妮拉一起在团体生活的人,住进一所由贝思诺神父提供的房子裡。这所房子位于堂区圣堂附近,设备较好,她们仍然称为「无原罪圣母孝女会」。另一组的成员包括安琪拉‧玛加诺,选择留在家裡,其后组成「新吴苏乐会」(New Ursulines)

秉持鲍思高神父的精神

初遇鲍圣

.1864 年10 月7日,正值秋季,鲍思高神父与一群男青年(包括贾烈劳)外游,在晚上抵达摩尔尼斯,获得村民、本堂瓦雷神父(FrValle)、贝思诺神父及民政官员热烈欢迎,更安排了乐队演奏。鲍思高神父经过时,许多人跪在地上请他降福。他们进入圣堂举行圣体降福,然后共晋晚餐,举行演唱会、巡游及轻松活泼的音乐表演。玛沙利罗久仰鲍思高神父的大名,完全被他吸引。她挤到人群前方,坐在老少男丁当中,聆听鲍思高神父讲话,尤其是他的「晚训」。有人责备她有失体面,但她答说:「鲍思高神父是位圣人,我可以感觉到。」最后,鲍思高神父说:「我们全都累了。我的孩子们需要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谈吧!」
在鲍思高神父离开摩尔尼斯前,贝思诺神父请他与「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成员会面。她们聚集一起祈祷,玛沙利罗亦在场。她的言行举止及十五位成员的服务精神使鲍思高神父留下深刻印象。贝思诺神父向他介绍玛利亚为裁缝部的监督。她跪下來,请鲍思高神父降福她和整个团体。鲍思高神父注意到她的内敛、虔敬和德行,且预见她们的前景。他简结地训勉她们,敦促她们持守所选的生活及实践德行。鲍圣在摩尔尼斯共逗留了五天。

标志鲍思高神父对玛亚进教之佑的敬爱

鲍圣的犹豫与决心

早在1846年,鲍思高神父便梦见杜林圣方济沙雷青年中心的大门矗立著兩根巨柱,上面刻有「Hincindegloriamea」,意即「斯乃余宫室,我荣自兹生」(BMII,318)。显然,这是成立慈幼会姊妹修会的第一个暗示。鲍思高神父曾于1862年梦见巴罗洛侯爵夫人,问她说:「难道主降临人世,不是为拯救男女青年吗?……因此,我必须确保他的血不会为兩者白流。」(BMVII,128-29)1869 年,鲍思高神父对议会说:「若我随从自己的意向,就不会从事这种使徒工作,但是可敬之士不断提出请求,若不认真考虑此事,恐怕会妨碍天主的计划。」(BM X,261)。1871 年的圣母月结束时,鲍圣就服务女青年的建议咨询议会。最后,他总结说:「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肯定,天主愿意我们同时照顾男青年和女青年。」(BMX,263)。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对鲍思高神父说:「我考虑过你的计划,看來既可彰显天主的光荣,亦对人灵有助益。我认为修女会的主要宗旨应为服务女青年,就像慈幼会会士服务男青年一样。」(BMX,265)
鲍思高神父表示,新修会应称为「圣母进教之佑孝女会」(译按:中文简称为「母佑会」),因为「圣母赐予他特恩,他愿意藉这个修会标志他对圣母永远感恩。」(BM X, 265)他认为在1864 年到摩尔尼斯,并在当地遇见玛利亚和她的伙伴,都是天主上智的安排,亦希望玛利亚和她的伙伴成为新修会的核心成员。鲍思高神父深信,他已找到一直寻找的,绝不会错过玛利亚和这个团体。在适当时候,他透过贝思诺神父向她们表达意愿。
过了一段日子,鲍思高神父召叫贝思诺神父,向他讲述这个计划。贝思诺神父顺从接受。会面后,贝思诺神父立即写下报告,其中写道:「鲍思高神父阐述说,他渴望平民家庭的女儿可接受基督徒教育,并指摩尔尼斯是最合适的地方。无原罪圣母孝女会成立后,那些蒙召离开世俗、共同生活的人成为新修会的首批成员。」塞鲁堤(Cerruti)忆述,鲍思高神父希望这个修会存留下去,作为对圣母永远的感恩。
贝思诺神父起初感到不安,因为他遇到兩个难题:这批女青年全是良善的基督徒,但她们都不是修女。此外,鲍思高神父打算把高区(BorgoAlto)一所校舍交给她们,作为母佑会的首间会院。村民兴建校舍时,原意是用作开办男校。改变校舍用途将惹起严重不满。可是,鲍思高神父已决意如此。
佩妮拉修女多年后回忆往事说:「贝思诺神父询问玛利亚、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其他成员和我,我们都准备加入鲍思高神父打算成立的修会,度修道生活。」玛沙利罗非常高兴,不仅立即接纳建议,还游说团体大部分成员奉献自己,接受鲍思高神父的指导,献身于贫苦女孩的基督徒教育工作。佩妮拉是在很久以后才接受鲍思高神父的邀请。后來,另有兩名成员请求玛利亚和佩妮拉让她们加入,亦获贝思诺神父接纳。如此,团体成立了。她们教导村内的女孩针黹,并担任七个小孩的母亲,与这些孩子共同生活。

团体生活

经过数年的祈祷、考虑及咨询后,鲍思高神父终于认真考虑成立服务女青年的女修会,就像他的神子服务男青年一样。他看中了纯朴的「摩尔尼斯孝女会」,并在1869年3月低调地把生活日程及会规交给玛利亚及佩妮拉,「希望以有规律的方式成立修会和展开工作。1870 年5月,鲍思高神父与雅各伯‧科斯纳神父(Father James Costamagna)到摩尔尼斯參加贝思诺神父的姪儿,若瑟‧贝思诺神父(Father Joseph Pestarino)的首祭,在那裡逗留了三天。鲍思高神父借此机会稍事休息。由于不习惯无所事事,因此他亦视察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团体生活,观察她们是否有效实践他的劝告」(BM X, 259)。结果,他非常满意。
鲍思高神父的手原稿经已遗失,但佩妮拉修女仍可概述如下:「根据生活日程,除了工作外,我们须每天清早到堂区圣堂參与感恩祭,进行半小时至四十五分钟的个人祈祷,按时用膳及消遣,下午阅读灵修读物,入夜则诵唸玫瑰经和唱圣歌。其后,她们经常到堂区圣堂与村民一同举行晚祷,就寝前在床边诵唸七遍圣母经,纪念圣母七苦。」
「会规亦包括这些建议:时常觉察天主的临在,常唸短诵,保持温良、忍耐及和善;注意监管女孩子的言行,让她们保持忙碌,训練她们养成纯朴、诚恳及虔敬的生活态度。」(BMX,259)
鲍思高神父按照圣亚纳女修会的会宪为新成立的女修会草拟会规。会规第一条是:「母佑会的宗旨是追求个人成圣,并共同为近人的神益服务,尤其透过为劳动阶层的女孩提供道德和信仰培育。」(BMX,267)
鲍思高神父修订会宪,加以增补和审阅,感到满意后才交给主教审批,终于在1876年1月23日获得批准(參阅XI,341)。科斯纳神父提醒众修女,鲍思高神父在会宪获批准后这样说:「我向你们保证,若你们保持纯朴贫穷,实践克己,你们的修会将有光明的前途。」(BMXI,314)

校舍改为会院

当时,摩尔尼斯村民正在高区兴建男校。在那个时代,很少女孩子上学读书。鲍思高神父曾答应,在校舍建成后,他会派出慈幼会会士到此地开办男校。全体村民都出钱出力,參与兴建工作。
1872年5月23日,女修会首个团体迁到摩尔尼斯的高区校舍,村民非常失望,极力反对,因为他们的原意是兴建男校而非修女会院。莫朗‧浮尔兹(MorandWirth)写道:「村民提出抗议,感到被骗了。因此,母佑会是在误解和敌意的气氛下开始的。」有些村民甚至以暴力反抗。修女的父母也遭人非议,因此在街上遇见女儿也会责难她们。此外,她们还要面对资源贫乏的难题。许多修女也是用绳子綑著木块当作枕头,把软垫让给孩子。虽然玛沙利罗反对较年青的修女作此克己,但无法坚持阻止,因为她是首先想出此法的。

母佑会成

1872年8月5日,在鲍思高神父见证下,首批共十五名修女领受会衣,其中十一位亦宣发初愿。亚圭主教若瑟‧斯德拉蒙席(Mgr.Joseph Sciandra)主持仪式,降福她们、授予会衣及接纳她们宣发圣愿,成为母佑会首批成员,其中包括玛利亚‧玛沙利罗。仪式完结后,鲍思高神父对她们说:「我了解你们的痛苦,因为大家都在迫害你们,离弃你们……圣方济‧亚西西亦曾遭父亲深深伤害,比你们更加痛苦 圣经提及一种细小的植物甘松。你们诵读圣母小日课时唸:「我的甘松(译按:思高译本为『香膏』)已放出清香。」(歌1:11)你们可知道,甘松如何才会散发清香吗?只有被刴碎后,甘松才会发出香气我的女儿,若世界现在折磨你们,不要难过。鼓起勇气,保持喜乐吧!只有这样,你们才可履行新的使命。」(BMX,276)

模范院长

1872 年1月29 日,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27 位成员已如鲍思高神父所愿,组成一个修道团体。贝思诺神父召集她们推选首任院长。玛利亚‧玛沙利罗获得二十一票。她大惊失色,请她们另选贤能,但她们坚持由玛利亚出任。于是,贝思诺神父决定交由鲍思高神父定夺。玛利亚稍为放心,认为鲍思高神父知道她能力有限,必会免去她这项重任。然而,鲍圣知道她具备深度灵修和管理能力,因此确定由她出任院长,使她大失所望,但她仍服从创办人的意愿,出任副院长,并在1874年起出任总会长。她热爱圣母,称圣母进教之佑为院长,而自己只是卑微的副手,所以自认是副院长。她亦派遣修女到比哀蒙和法国会院,以及美国的传教区,并对她们说:「谨记圣母才是总监。」
虽然身为院长,但她总不勉强别人,亦顺从鲍思高神父的意愿行事。由玛沙利罗取录加入修会的玛利‧金特修女(Sr.MaryGenta)谈论她时说:「她有条不紊、公正无私地履行院长职务,致力认識各成员的长处和才能,绝不勉强她们违反本意,但亦确保各成员尽忠职守、履行本份。玛利亚温柔和善地纠正她们,不会严词厉色。」于1876年加入修会的安莉卡‧特西奥修女(Sr.EnricaTelesio)说:「她像慈母般履行院长的职务。她性格坚决,绝不软弱,说话充满力量,总能劝服所有修女服从她,使服从不再沉重。」
由于具备超卓的直觉,玛利亚‧玛沙利罗能够使所有接触她的人更接近天主,更渴望奉行祂的圣意。有一次,玛利亚想派约瑟芬‧帕克道修女(Sr.JosephinePacotto)到阿拉西奥(Alassio)出任院长,因此在举行竞赛游戏时问她:「你可以帮帮忙吗?」她答说:「我必全力以赴。」于是玛利亚委派她这个新职务。约瑟芬修女尚未答复,玛利亚便说:「天主在那裡等你。祂必会帮助你,保持喜乐吧。」于是,她们继续參加热闹欢乐的游戏节目,使约瑟芬修女放下所有忧虑,以全然纯朴的心交付给天主的旨意。
玛利亚‧玛沙利罗的坚强意志总是伴随慈母情怀,为追求美善而付出一切。她总是说:「我们没有完美无瑕的修女,但我们绝不允许她们放纵自己的缺点。」虽然身为总会长,但她平易近人。鲍思高神父的姪女欧莉亚‧鲍思高修女(MotherEulaliaBosco)说:「我曾多次看见这位天主忠仆虽然身为总会长,但从事卑微的工作,例如在厨房清洁打扫等。我也记得我们有时散步到罗夫鲁河(Rovero)途中,看见她牵着驴子,把清洗过的亚麻布带返修院。如果负责清洗亚麻布的女孩没空处理,她便会代劳。遇见她时,她总会止步与我们攀谈。她时常慈爱地悉心扶助年幼的女孩。曾有一个小女孩的脚上长了冻疮,没有脱鞋子就上床睡觉了。玛沙利罗取了一些温水、纱布及棉花走到女孩身旁,低声对她说:『让我看看你的脚吧。别怕,不会弄痛你的。』」
玛沙利罗继续「勤奋工作、牺牲自我。当时房舍尚未完工,她整天帮忙砌砖,或干其他活儿。她坚持承担这些艰难的工作,以言行鼓励其他修女……她愉快地树立善表,使最痛苦的牺牲亦带有甘饴和喜乐,鼓舞我们所有人渴望承受更大的痛苦。」(BMX,272)

刻苦喜的团体生活

玛利亚的姊妹斐丽清‧玛沙利罗(FelicinaMazzarello)这样忆述初期修女的生活:「小团体缺乏生活必须品,甚至平民日常食用的玉米粥也没有;有了玉米,又没有煮食用的木柴。这时,玛利亚便带着一个女孩,到森林收集木柴,然后揹著木柴回來,用作煮玉米粥。煮好后,她便把玉米粥端到庭院,放在空地上,邀请所有修女大快朵颐。我们没有碗碟餐具,但大家都很开胃,笑声不绝。」
玛沙利罗修女不会错过任何克己的机会,且伴随爱德行动,例如代替别人作额外的工作,或分施自己的食物。院长喜见团体充满神贫精神。一次,她前往探访一间贫困的小会院。会院内没有家俱,甚至没有备用床垫,但她深感喜悦。她宁愿在椅上睡觉,也不愿使用修女专诚为她准备的小床垫。
某天清早,玛沙利罗修女在摩尔尼斯会院召集所有修女,对她们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使我十分难过的事……会院内一片面包也没有了!」她们便一起到堤比奥山(Mt.Tobio)的森林采摘栗子。她们经常以自己的贫困开玩笑,餐桌旁绝无沉闷时刻。

鲍思高神父尝试抑制她们的热诚

「会院奉行最刻苦的贫穷生活,看见这些修女热爱神贫而甘愿作出牺牲,并喜乐地接受各种困苦,实在使人感动和鼓舞。然而,鲍思高神父认为应该稍为抑制她们的热诚,因此写信给院长,建议她们多吃一点,保持健康,这样较为明智。如果她们继续吃那些粗食作早餐,胃部早晚会受损。院长总是渴望奉行鲍思高神父的意愿……但她恐怕以后将有更多削弱她们精神的要求。」(BMXI,335)因此,她咨询其他修女后,写信给鲍思高神父。鲍圣对修女们的善意感到安慰,但仍希望她们在早餐时喝点咖啡和鲜奶。玛沙利罗修女单纯地叹道:「为取悦鲍思高神父,我们吃鸡也可以。」(BM XI, 336)

家庭精神

鲍思高神父辖下的会院充满家庭精神,而这种家庭精神亦可见于母佑会的团体。她们全体上下充满爱德精神,无忧无虑,满怀喜乐。多年后,艾美莉‧莫斯卡修女(Sr.EmiliaMosca)在偏远的传教区,如此记述她与玛沙利罗修女的生活:「你让我们品尝天堂的甘饴。除了在天上,没有比这更甘饴的喜乐!」
部分修女被调派到其他会院时,因为要离开院长而极为难过,辞别的场面非常感人。年青的罗莎丽雅‧贝思诺修女(Sr.RosaliaPestarino)离开院长时悲伤得昏倒了。虽然玛沙利罗修女在旁扶着她,也无法抚平离别的伤痛。一次,玛沙利罗为几位调往波地吉拉(Bordighera)的修女送行,与她们走了一段很远的路程后,一起诵唸「圣母经」,方才道别。
安琪拉•蒲切底修女(Sr.AngelaBuzetti)这样概述她自1877年以來对玛沙利罗修女的印象:「她像圣人般履行职务,全心追求个人和其他修女的成圣,热心照顾女孩,亦激发其他修女这种热诚。」恩莉达‧索尔邦修女(Sr.Encrichetta Sorbone)说:「玛沙利罗修女极为精明,既有慈母情怀,亦具备管理才能,而且可敬、积极、警醒、慈祥。她严格对待我们,但由衷爱我们,是真正的属灵母亲。她拥具有一些特质,我不懂那是甚么,但使我们不由得积极行善、履行本分、作出牺牲及敬爱天主。院长诚挚温柔,不会浮夸,而且心细如尘,按所得的资源照顾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需要。」
贾烈劳枢机亦见证说:「她是各方面的先驱,不论是渴望成圣,或是热爱贫穷、牺牲、工作、祈祷,尤其是谦逊、爱德及履行信仰本分。我敢说,我从没有发现她在实践德行时有所缺失、不足或松懈,片刻也没有,她的言行也没有流露怀疑、鲁莽、忿怒、性急和软弱。」

发展

● 1874 年3月:若望‧贾烈劳神父获委任为母佑会的总神师。
● 1874 年10 月:雅各伯‧科斯纳神父获委任为摩尔尼斯会院的神师,接替于1974年5月逝世的贝思诺神父。
● 1874 年10 月:母佑会首间会院于圣马丁亚历山大村成立。
● 1875 年8月28 日:玛沙利罗修女与首批母佑会修女宣发永愿。
● 1876 年1月23 日:会宪获批准。
● 1876 年3月29 日:华道谷—杜林会院启用。
● 1877 年9月1日:意大利境外首间会院成立,位于法国尼斯。
● 1877 年11 月14 日:首批传教修女到南美洲乌拉圭。
● 1879 年2月4日:母院由摩尔尼斯迁至尼萨‧蒙发辣都。

最后阶段

健康衰退

玛利亚‧玛沙利罗一向健康欠佳,但约在1880年,其他修女发现她的身体狀况严重衰退。
1881年,她出现新的症狀,她的属灵女儿都很忧心。有人提醒她应多照顾自己的身体,但她答说:「修会已经扩展到其他地方了,还要我这种无知的会长干么?我死去是好事,也是必须的……为了修会,我已把自己献给上主作为祭品……祭台已准备就绪,只待祭献完成。」约瑟芬修女就此事询问鲍思高神父,他答说:「天主已悦纳这祭品。」

伴随传教修到马赛

母佑会第三批传教修女辞行时,玛沙利罗的病况更加严重了。然而,她仍为她们送行,先在1881年1月20日抵达杜林,在圣母进教之佑大殿与慈幼会传教士一起參加盛大的送别仪式。虽然身体不适,她仍送行到桑皮尔达雷纳(Sampierdarena),然后到马赛,但由于輪船误期,她要在马赛逗留数天。这次旅程是她进入永生的序幕。鲍思高神父亦在2月6日抵达马赛。她们起行时,她给她们简短的训话,亦是她一生的写照:「要不断与自恋和骄傲战斗,保持谦卑、虔敬和纯朴的精神。」在登船前,她逐一拥抱各人。
此后,鲍思高神父见过她兩次,并请她到圣赛尔(SaintCyr)。经当地医生诊断后,发现她患上严重的胸膜炎,须接受为期四十日的治疗。她只希望早点返回尼萨,在她的众多女儿陪伴下离世。她问鲍思高神父:「我会好过來吗?」鲍圣没有直接回答她,却跟她说了一个故事:「死亡」进入一间修院,找不到愿意跟他离开的修女,于是命令院长说:「跟我走!」她起程返回尼萨‧蒙发辣都,途中在纳瓦拉(Navarre)、尼萨玛尔(NizzaMare)、波地吉拉和阿拉西奥停留休息,最终在3月28日返抵尼萨会院。团体颂唱《谢主辞》欢迎她归來。

与世长辞

玛沙利罗修女返回尼萨后,如常生活,按时參加团体活动,继续工作,但很快又卧病在床。她在疾病中,把自己完全交付给天主的圣意,充满平安和喜乐。多次有人听到她说:「我愿敬爱圣母,我愿全心爱她……敬爱圣母的人真有福。」她也说:「在这世上,不论发生任何事,我们也不要太高兴,也别过份忧愁。我们在天主圣父的手中,应时刻奉行祂的圣意……耶稣,请赐我受更多苦,我愿爱你,由现今直到永远。」她请求其他修女围绕在病床边,对她们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实行真正的谦逊和服从……你们已舍弃世俗,因此不要在修院内创造另一个世俗。你们应反省,当初为何要加入修会。」她平安地等待离世的时刻。她对其他修女说:「我们唱歌吧!」她聚集仅余的气力吟咏:「敬爱圣母者,真有福!」她最后一句话,就是对贾烈劳神父说:「我们在天堂再会吧。」然后续说:「耶稣,玛利亚,若瑟。」1881年5月14日凌晨四时正,玛沙利罗在母院蒙主宠召。如她所愿,她在星期六辞世,享年44岁。
她身故时,修会共设有27间会院,位于意大利、法国、阿根庭及乌拉圭。修女、初学生和望会生合共200人,人才济济,前程似锦。

光荣

1911年6月23日,教会展开玛沙利罗的列品程序。调查完成后,碧岳十一世于1936年5月3日宣告列她为可敬者,授予她「共同创办人」的荣衔。当时,碧岳十一世形容她是「非常简单的人物,但有很多特点,具备独一无二的素质」。玛沙利罗于1938年11月20日获这位教宗列为「真福」,并于1951年6月24日获碧岳十二世列入圣品。她的遗体安放于杜林圣母进教之佑大殿受人瞻仰。她的瞻礼日是5月13日。

重要日期

1837 生于意大利摩尔尼斯
1855 加入「无原罪圣母孝女会」
1863 收容首名孤儿
1864 初遇鲍思高神父
1872 母佑会成立
1876 会宪获批准
1877 首批传教修女远赴乌拉圭
1879 母院迁至尼萨
1881 于尼萨逝世
1911 展开封圣程序
1936 荣列可敬品
1938 荣列真福品
1951 荣列圣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