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线 > 节目作品 > 小品剧本 >

2011福音小品:《小偷奇遇》新编

2013-11-02 03:00:16 浏览:

延吉教会汉语部2011年圣诞节福音小品:《小偷奇遇》新编

执笔:吉林省延吉市基督教会 李星皓QQ:6680387

请参照演出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2Mjc2MjA4.html

此福音小品系基于经典网络视频《小偷奇遇》改编而成,在此向原作者致敬!

人 物:按出场顺序

小 偷:刘伟志
杀鸡男:王旭东
老板娘:黄桂芬
传道员:庞建明
男房主:李星皓
女房主:胡萍

道 具:沙发、折叠椅、菜刀、洋酒瓶、圣经等

段落一:

平安夜(圣诞节),小偷(刘伟志)打着电话从观众席上场,贼头鼠脑、贼眉鼠眼。

刘伟志(大声地):“喂?我说大飞啊?这电话终于打通了!怎么回事?都知道了?消息太灵通了!是。。。刚放出来。。。咱不提那事!对了!这两天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先拿个三头五百的给兄弟应应急。。。喂?喂?哟!是弟妹啊!好久不见了!哈哈。。。什么?你听我说。。。谁不务正业?谁狗改不了吃屎?你说谁是。。。小偷?”

面朝观众:“呸!神马玩意!一群狐朋狗友!这都什么兄弟!喝酒的时候说的好听!两肋插刀!可我这刚出来,一听是我,全都挂电话!哎!谁都靠不住啊!想退出江湖都不行,人活着还得靠自己啊!这圣诞节的,人家过节,我加班!唉!”说罢四处张望:“得!就这小区了,听说里面都是有钱人。好!再干它最后一票!”

上楼,敲响一家门。杀鸡男(王旭东)手举菜刀,满身鸡毛,闻声上场,出来开门(气势汹汹):“你谁啊?”

刘伟志吓了一跳:“哎吗大哥!我不是来偷东西的,咱有话慢慢说!您先把刀放下!”

王旭东(凶狠地):“什么乱七八糟的!耽误我杀鸡!啥事快说!说!”

刘伟志:“不好意思!大哥!我敲错门了!”

王旭东:“你有病啊!”用力关门。

刘伟志:“哎呀妈呀!吓死我了!这也太血腥了!拎个菜刀就过来了!哎!出师不利啊!我再换一家。”说完绕舞台一圈,意为又走到另一家。敲门,无人响应。

刘伟志(兴奋地):“看着没?这家没人!我就说嘛!过节不出去Happy,都在家窝着干啥?你们不HAPPY,我能平安吗?”

刘伟志左顾右盼,掏出撬锁工具,三两下便将房门打开,得意的说:“这破锁,哥们一年开上百个,能挡住我吗?”蹑手蹑脚的进入内室,正巧看到讲台悬挂的十字架。

“诶?十字架?哎呀!这家是信主的!早就听说这信主的有上帝保佑,我刚出来,万一一下手又进去了。。。不值得啊!”转身欲离开,走到台边又停下来。

“问题是这么大岁数了,连个对象都没有,没有钱也不行啊!”舍不得离开,回头张望:“哎呀!啧啧!这装修!这摆设!这沙发!不下手太可惜了!我咋能信那些呢?不都是迷信嘛!什么鬼啊神啊的?我就不信那套了!一会找个搬家公司都搬走!大买卖呀!”

随后摸摸肚子:“真有点儿饿了。。。先把晚饭对付了再说!”翻出一瓶洋酒:“真就来对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头马面吧?好!整一个!”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

老板娘(黄桂芬)上场,面对观众:“气死我了!这刘大脑袋,真不是个物儿!动不动就领一帮人到我饭店吃饭,今天赊账,明天打白条的,欠了快一年了,到了年底还不还钱!和着他请客,我买单!你等着!今天我上他家来要账,钱不给我,刘大脑袋你就别想过好节!”走到门前,敲门。

刘伟志听到敲门声,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跃起:“哎呀!怎么这个时候来人了呢?真是坑爹啊!不出声!就当家里没有人!”

黄桂芬用力砸了几下门,发现门自己开了,自言自语:“诶?门怎么是开着的?看来有人在家啊!”推开门向里张望,大声喊:“喂!屋里有人吗?刘大脑袋在家吗?”

刘伟志(焦急地):“坏了!忘锁门了!三十六计——我还是走窗户吧!”欲跳窗逃跑,向下观望状:“妈呀!这是七楼啊!”无奈的回过头来。

黄桂芬:“我直接进去!”径直而入,正看到迎面而来的刘伟志,双方石化两秒钟。

刘伟志一下扑到黄桂芬面前:“大姐!啊不大婶,大娘啊!我这也是刚进来!我还没开始呢,我啥都没做。。。”

黄桂芬:“什么乱七八糟的!瞎说啥啊?我跟你说,赶紧把刘大脑袋给我叫出来,让他还我钱!今天少一分都不行!”

刘伟志(蒙了):“刘大。。。刘大脑袋。。。还钱?”

黄桂芬(双手交叉于胸前):“没错!叫他出来还钱!”

刘伟志回过神,面对观众:“哎呀!吓死我了!债主上门啊!差点露馅了!哥们江湖上混这么多年,就这样的,几句话打发走人,别耽误我干活!”对黄桂芬:“喂!你谁啊?”

黄桂芬:“你又是谁啊?”

刘伟志:“我。。。我是谁还用得着你管吗?”

黄桂芬:“装啥啊!你跟刘大脑袋是什么关系?”

刘伟志:“我跟他。。。我是他。。。。。。”

黄桂芬:“装!装!我知道!你是他家亲戚,对不对?”

刘伟志:“噢!是!是!”看老板娘身后无人:“自己来的啊?一个人啊?哈哈!一个人我就不怕了!”

黄桂芬:“咋地?一个人来就不还钱了?我告诉你!赶紧让刘大脑袋给我出来,还钱!”

刘伟志:“他今天不回来了,你改天再来吧!你在这,我也不方便!”

黄桂芬:“啥?不方便?呵!有啥不方便的?我是要账的,我不是偷东西的!”

刘伟志起身:“要账的挺有理是不是?你是要账的,可你不能耽误我偷东西!”意识到自己说漏,赶紧捂嘴:“不是。。。不是。。。”

黄桂芬:“你说什么?”

刘伟志:“没。。。没什么!我知道你是要账的,今儿确实不方便,你改天再来吧!”边说边向外推黄桂芬。

黄桂芬(气愤地):“你推什么推!我告诉你,今天不给钱就不走,知道不知道?”

俩人撕扯,刘伟志急了,厉声说道:“我告诉你,别跟我在这胡搅蛮缠!你再不走我削你信不信?”伸手欲打黄桂芬。

黄桂芬:“你削我试试?”举手抬足,几下把刘伟志制服:“小样的!别看你跎大,年轻时我可是省武术队的,跟我玩?装什么装?”

刘伟志求饶:“不敢了,不敢了!胳膊断了,大姐我错了!”

黄桂芬:“不服?老实呆着!我就不信他不回来了!”

刘伟志立刻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无奈,不知所措。老板娘挨着他坐下,直勾勾的盯着他。

刘伟志叹气,坐立不安,心神不宁,不停地看时间,然后摸兜,轻声说:“大姐,我没有烟了,下楼买盒烟去!”说完准备开溜。

黄桂芬起身,挡住门口:“想跑?报信去?呵!门都没有啊!”说完用手一指沙发:“坐着吧!”

刘伟志灰溜溜的坐回原地:“一会儿回来人,可咋整啊?”

忐忑音乐——

  段落二:

传道员(庞建明)手拿圣经上场,走到房门前,欲敲门,发现门是开着的。

庞建明:“呦!门怎么开着?约好这个时间,看来他们已经回来了!”下意识的向里观望。

刘伟志见黄桂芬放松警惕,突然起身,夺门而逃,却正好与庞建明撞了个正着。

庞建明(热情地):“呦!刘先生吧?很高兴见到你!”伸手要握手。

刘伟志一时语无伦次:“啊。。。那个。。。我。。。我是啊。。。”

黄桂芬冲上前,揪住小偷耳朵:“怎么地?又要跑?回来!你给我回来!”

刘伟志(无奈地):“不不!大姐,我没想跑,这不是家里来客人了嘛!”

黄桂芬转身打量走进来的庞建明:“你是?”

庞建明:“你们?哦!我与这家的主人约好了,这个时间来这里,和他们交流一下。”

黄桂芬:“哦!我是来要账的,这小子是刘大脑袋他们家亲戚!”边说边用手指着小偷。

庞建明走向刘伟志:“你应该是胡姊妹的表哥吧?”

刘伟志(赔笑状):“啊!是啊,她是我老妹儿!”

庞建明(面向观众):“早就听说她表哥最近要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信上帝好啊!”再次伸手握住刘伟志的手。

刘伟志:“信上帝?信那些干啥啊?跟我也没关系!我不信!”

庞建明:“那不对啊!听胡姊妹说,她表哥从小就信,现在都要像我一样做全职传道人了,你这不信。。。”

刘伟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羞愧捂脸:“信信信!信了!信了!”

庞建明:“信了?”

刘伟志慌忙解释:“他表哥嘛!你说的那是她大表哥,我是她小表哥!对!小表哥!我是不信的!”

庞建明:“原来这位小表哥还没有信,我跟你说,信耶稣好啊!信耶稣蒙福!我还是先跟你交流一下吧!”

刘伟志:“大哥,我这时间不多了!再聊就出事了!还是你俩交流吧!”说着又要开溜。

黄桂芬再次拽回刘伟志:“回来!你咋总想跑呢?我告诉你!有我在这,你别想跑!”

刘伟志看看黄桂芬,又看看庞建明,一拍大腿,沮丧的再一次坐在沙发上。

庞建明:“大姐,你也不信耶稣吧?还有这位小兄弟,趁他们两口子还没回来,坐着也是坐着,我给你们讲讲福音吧!”

黄桂芬:“行!你讲吧!我听!”

庞建明边说边翻开圣经:“你们看,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那我问你们,你们最担心、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黄桂芬:“我吧。。。最担心要不着钱,白忙活一年!”

庞建明:“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黄桂芬:“那倒是!诶。。。你呢?你怕啥?”用胳膊肘兑刘伟志。

刘伟志心不在焉:“最怕警察呗!”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慌忙捂嘴:“不是!不是!我是说,怕。。。怕死!”

黄桂芬:“那怎么还警察呢?”

刘伟志:“那啥。。。警察不也怕死嘛!都怕死,怕死。。。”

黄桂芬:“废话!”

庞建明:“这么说,我们谁都怕死是不是?那人在什么时候死,自己会知道吗?”黄桂芬和刘伟志一起摇头:“你看,我们又怕死,又不想死,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那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不死呢?”

刘伟志:“你看你讲的多玄!人生自古谁无死啊?我就知道,有钱不花,死了白搭!两眼一闭,爱咋咋地!”

庞建明:“你说的不对!上帝创造万有,又造了我们人类,原是要人享受与祂同在一起的快乐,那时候并没有死亡,只不过因着始祖犯罪,死亡才临到了这个世界。因为上帝爱我们,所以祂给有罪的人类一个补救的机会!”

刘伟志:“补救?还能补救呢?要是能补救,我前几天就不用进去了。”起身,面向庞建明:“大哥,你就说我平时偷东。。。”又捂嘴:“啊!啊!打个比方嘛!我是说假如我犯了罪,还能补救啊?”

庞建明:“能!上帝在2000多年以前,赐下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并且第三天从死里复活。今天,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只要你认罪悔改,心里相信,口里承认,接受耶稣,祂就能赦免你所有的罪,并且赐给你永生,不但活着得享平安,死后还可以灵魂得救,上天堂呢!”

刘伟志:“唉呀妈呀!又整天堂上去了!多玄啊!都是迷信!大哥你听说过那句话吗?神马都是浮云!全都是骗人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只相信科学!”

庞建明:“科学?你知道吗?圣经一直在预言科学,科学一直在证实圣经。全世界最著名的科学家当中,有80%以上是信上帝的,你比如说牛顿、爱因斯坦、哥白尼,还有达尔文,他在晚年时也推翻了自己的《进化论》,悔改相信了上帝。还有我们中国的一些名人,国父孙中山,航天员杨利伟,著名演员吕丽萍。这些人都相信上帝,我们比他们更聪明吗?”刘伟志和黄桂芬齐摇头。

庞建明:“如果你不信?就要面临着未来的审判,我们不要想着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人虽然不知道,但是神知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时候一到,善恶必报!”说到此一拍刘伟志肩膀。

刘伟志听得入神,心中恐惧,冷不防被他一拍,差点倒地。

庞建明继续:“所以,人类只有认罪悔改,相信耶稣基督,才是唯一得救的方式。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现在,世界上的灾难层出不穷,最近几年更是越来越多。你比如说地震、海啸、火山爆发,还有非典、禽流感等各种各样的传染病,这些都是末日前的景象。上帝还在忍耐、等候,他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得救。趁着还有不多的时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认罪、悔改,跟随耶稣,归回到上帝的面前。”

黄桂芬起身:“你说的太对了!我跟你说实话吧!以前,我也信过耶稣,那时候心里可虔诚了,生活也可喜乐了,可我爱人不信,结婚以后,他就反对我去教会聚会,再加上生意忙,渐渐的,我就远离了神,就忙乎赚钱了。没钱的时候吧,一切都还好,这一有钱,他人就学坏了,吃喝嫖赌啥都干,天天不着家,总和我打架。最后,我还发现他外面养着小三,非得跟我闹离婚,哎!”

“我这两年真苦啊!一边带着孩子,一边还得忙生意,我现在信不着任何男人。有的时候,我真想回到上帝的面前,可是我。。。哎!今天我来的时候,在路上,我就遇到了一个给我传福音的小姑娘,她跟我说:‘阿姨,天父在等着你回家呢!’我接过她给我的福音单张,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面对庞建明:“刚才你说的这些话,句句扎我心,我这心里面。。。我一会就想跟你去教会,你看行不行?”

庞建明与之握手:“感谢神!耶稣爱你!”

刘伟志也不禁有些动容:“真的假的啊?不是都说,人死了两腿一蹬,啥都不知道了吗?”

庞建明:“你说的轻巧!人死了以后,无论信不信耶稣,都要复活,一同在审判台前受审判。而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就要被定罪,面临着永刑,就是地狱的硫磺火湖。圣经上说,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人是极其痛苦的!你真的想下地狱吗?”

刘伟志边听边擦汗:“不不!”面向观众:“不都说人一死一了百了,怎么又复活了?又整出来地狱了呢?监狱我是去过,那滋味不好受啊!这地狱。。。不得更遭罪啊?大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庞建明(坚定地):“绝对是真的!神的话,一直在应验,从来不落空,都是千真万确的!”

刘伟志(恐惧地):“怎么听着这么吓人呢?早知道我就不干了我!”

庞建明和黄桂芬齐问:“你干什么了?”

刘伟志(窘迫地):“我。。。我。。。我这不是上这家来了嘛!我这不是寻思最后一把嘛!”在庞建明和黄桂芬的继续询问中:“我。。。我。。。我是个小偷。”

庞建明与黄桂芬都很吃惊,齐声:“啊?小偷?你是小偷?”

刘伟志奔向庞建明:“大哥!你救救我吧!我不想下地狱!我想改邪归正,我也想做好人!”跪倒,俯地,痛哭。

庞建明赶紧搀扶:“你别跪我啊!我救不了你啊!”

刘伟志(哭泣地):“大哥!我脸都不要了,我都承认我是小偷了!你还救不了我!我不白承认了嘛!”

庞建明:“我虽然救不了你,但是全能的上帝能救你!只要你真正的认罪悔改,相信耶稣,祂的宝血就能洗净你所有的罪,并且可以改变你。你愿意接受耶稣基督,做你永远的救主吗?”

刘伟志:“我愿意!愿意!只要不下地狱,让我从新做人,我啥都愿意!”

黄桂芬上前:“唉呀妈呀?你不是他家人啊?你是小偷啊?忽悠我半天!我说怎么不对劲呢?”

刘伟志:“大姐,我也不想啊!我今天走到这个地步,自己也很后悔。我从小不好好学习,在社会上胡混,养了一身的坏毛病。自从我当了小偷,家人和朋友都离弃我,逢年过节的时候,看着别人家里热热闹闹、团团圆圆的,我却连个稳定的住处都没有。说实话,谁愿意做一个贼啊?难道我没想过重新做人吗?但是却发现没有人认可我,他们都指着我的背后骂我是贼!社会的垃圾!我只能破罐子破摔。。。真不敢相信,今天还有人告诉我,有一位神,祂在爱着我,祂可以拯救我!”面向传道员:“大哥,你说我犯了这么多的罪,上帝还能愿意原谅我吗?”

庞建明走上前:“没问题!只要你真心接受祂,认罪悔改,就算你犯再大的罪,上帝也一定会饶恕!这位小偷先生。。。啊不!是小弟兄!已经有了一颗认罪悔改的心,我们也就应当包容他,给他一个悔过的机会。来,我们这里坐。”三人再次坐到沙发上,彼此交谈。

  段落三

男房主刘大脑袋(李星皓)和女房主海燕(胡萍)双双上场。

胡萍拉着李星皓:“老公你快点!咱都跟人约好了,你还不紧不慢的,人家传道员可能都等急了!快点吧!”

李星皓:“好了好了,着什么急!这到家了嘛!”

两人到了家门口,发现门锁被撬了。

李星皓:“哎呀!不好!咱家招贼了!”

胡萍:“老公!这可怎么办?”

李星皓:“媳妇,快打110报警!”

胡萍:“110?110电话多少啊?”

李星皓:“哎呀!我说海燕啊,你可长点心吧!得!还是我先进去看看!”说罢推门进屋。

胡萍拉着李星皓:“老公太危险了!咱还是报警吧!”

李星皓径直而入,指着小偷、传道人、老板娘,火冒三丈:“你们都给我靠墙站好!谁也不许动!老实呆着!”

胡萍发现庞建明:“诶?传道员,你也在这呢?老公,这就是我们教会的传道员。”

李星皓(愤怒地):“传道员也不能撬咱们家锁啊!你们都怎么进来的?”

庞建明欲解释:“哦,是这么回事。。。”

黄桂芬迎上前:“哎呀!刘大脑袋!哦。。。刘弟兄!我本来是上你家要钱的,可是我就遇到了。。。”

李星皓急了:“要钱?你大过节上门来要钱?你大过节上门来要钱不就欠你几个钱我又不是不给你钱就知道来要钱来要钱你跟我要什么钱?”(仿《疯狂粉丝团》快语速)

黄桂芬:“我还没说完,你激动啥啊?”

李星皓继续发飙:“激动?我告诉你,要钱一分没有!我还要告你们私闯民宅!”

黄桂芬也生气了:“私闯民宅?你问问传道员,要不是我们在这,你家都得叫人搬空了!你们家遭小偷了!”

李星皓(慌忙地):“小偷?谁是小偷?小偷在哪呢?”

刘伟志蹲在地上,藏在庞建明背后,一举手,低声说:“小偷在这呢。。。”

李星皓:“媳妇!赶紧看看咱家少啥东西没有?”指着小偷:“你给我起来!说你呢!你。。。你。。。你给我起来!”发现刘伟志个头很大:“哎呀我的妈呀!你给我站住!先别过来!这么多人在这,你给我老实点啊!”

刘伟志:“大哥,我没偷东西,我真没偷东西。。。我进来就喝了点酒,还没等动手呢!就让人堵屋里了。。。”说完手指黄桂芬和庞建明。

胡萍:“老公,咱家值钱的东西都没少。”

庞建明:“刘弟兄,咱有话慢慢说。。。”

李星皓:“喝了点酒?”上前看到桌上的酒被开封了,气急败坏:“哎呀!好小子!你还真喝了?我给我老丈人买的人头马啊!竟然叫你给造了,我给我老丈人买的啊!老丈人啊!”说完欲向刘伟志施暴。

庞建明快步上前拦住:“刘弟兄,别冲动!冷静点!圣经上说,不可打人,只要温和。”

胡萍也上前:“对啊!老公!他也确实没偷什么,喝了点儿酒就算了吧!”

李星皓犹豫,放下抡起的拳头:“好!我不打他!我也打不过他,我报警还不行吗?”说着掏出手机,欲打电话报案。

庞建明再次上前拦住:“刘弟兄,冷静!圣经上说:我们饶恕人的过犯,天父也必饶恕我们的过犯;我们不饶恕人的过犯,天父也必不饶恕我们的过犯。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劝戒他,他若悔改,就存怜悯的心,饶恕他!”

李星皓:“我饶恕他?你问问他,他悔改了吗?”

庞建明:“感谢神!这位小弟兄,刚刚在你们回来之前,就已经决志信主了!我相信他已经悔改,你也原谅他吧!”

胡萍(向刘伟志):“真的吗?太神奇了!你真的悔改信主了?”

刘伟志上前:“大哥!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我刚才听了这位大哥的话,我真的决定重新做人,也愿意悔改信主,你就给我个机会吧!实在不行,你就打我一顿出出气!要是还不解气,你给我送派出所。。。也行!”说话态度非常诚恳。

李星皓:“哎呀?你真的信主了?难道上帝的力量这么伟大?”

庞建明接话:“当然很伟大!还有这位女士。。。”指着黄桂芬:“她以前就信过上帝,只是好多年没有亲近神了,现在受圣灵感动,也愿意归回到上帝的里面了。”

胡萍:“今天真的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老公,你看他们两个人,一个已经悔改信主了,另一个也回到上帝的身边了!传道员,你真是太给力了!”

庞建明:“别这么说,我只是负责撒种,真正收获,行大事的乃是神祂自己!”

女房主:“老公,现在已经有两个果子了,你愿意做第三个吗?”

段落四

《奇异恩典》伴奏曲——

李星皓叹了一口气:“我呢。。。这么跟你们说吧!爱人几年前就信主了,她也一直劝我信。可我是无神论思想,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不过自从我爱人信主之后,我在她身上确实看到了很大的改变。她啊!原来是个麻将迷,那打起麻将来,家都不顾了,因为这事我们没少吵!那时候,我根本感受不到家的温暖,心想离了算了!可没想到她信主之后呢,这麻将也不打了,也愿意做家务了,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两年什么都不好干,我的生意也走了下坡路,心情不好,回到家我就乱发脾气!她呢?也不跟我吵了,也不跟我闹了,总是默默忍着,还常常安慰我、开导我,哭着为我做祷告。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就是,她说:‘老公,就算有一天你变成了穷光蛋,我也不会离开你!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起走进天国!’”说毕擦拭泪水。

“有一天,我心情很抑郁,趁着家里没有人,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学着我爱人的样子跟上帝说话。我说上帝啊!你真的存在吗?如果你真的存在,请你给我一个证据,让我可以相信你!我有个二十来年的老毛病,医生说是慢性顽固性疾病,根本治不了,我只能靠药物维持。可做了那个祷告没几天,奇迹就发生了!我感觉自己好了,去医院检查,居然痊愈了!你说这事怪不怪?”

“打那以后,我就经常跟上帝说说话。渐渐的,我不光是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买卖也越来越好做了!你们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吗?不!绝对不是!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不信了!今天,我让爱人请传道员到家,就是想详细的了解基督教的信仰,我一定要相信这位上帝!”说罢热泪盈眶。

胡萍:“老公,你既然已经决定相信上帝了,那咱们现在都是神家的人了,就赶紧把欠的钱还给人家吧!再说,咱信上帝的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总要彼此相爱!”

李星皓看着黄桂芬,不好意思的说:“好!我这就去取钱,其实早就该还了!”

黄桂芬(欣喜地):“刘弟兄,不着急!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过了节再说吧!”

庞建明(感动地):“今天是平安夜(圣诞节),也是个开心的日子。感谢神!上帝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美好的安排,这是祂奇异的恩典!让漂泊的浪子,归回到上帝的家中,我真的非常激动!”面对观众,大声的说:“你们知道吗?在地上,有一个人得救,在天上,天使们都要欢呼!来!让我们一同赞美我们伟大而奇妙的上帝!”

乐队伴奏,五人一同演唱:《奇异恩典》

《《《完》》》

拓展阅读:

文莱沈高尔内略枢机安息主怀,教宗称他“福音的忠仆”

教宗方济各:我们都蒙召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传扬福音

教宗三钟经讲话强调主日福音有关婚姻的教训: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

张隆顺《主日福音分享》四旬期第二主日

韩国:教会鼓励小型基督信仰团体更新信德、宣讲福音

瓜达卢佩圣母是本地化传播福音的楷模

十个童女的故事(新编)

教宗方济各将于本主日发送袖珍版福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