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线 > 节目作品 > 小品剧本 >

马大妈拆墙记

2021-04-14 14:41:31 浏览:

    第一场

  时间:白天

  地点:农家小院内,

  场景:一堵围墙(可虚设,也可自行设计。)

  人物:马大妈

  外音:知了的叫声


  舞台幕徐徐拉开,展现一堵不完整的围墙(无道具条件的可虚设,可动作表演)。围墙跟前,马大妈把围墙的砖一块一块地往下拿,时而拿下挂在颈项上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时而看看太阳。

  旁白女:这七月的天,真是如火煎。这种天气,人人都懒得出门,都想在家吹吹空调。说到大热天懒得出门啊,要数马大妈,每年一到大热天,这马大妈呀几乎天天闭门不出,跪在菩萨前念经拜偶像,直到大热天过去,才见她的人影。可是,今天邪门儿了,这马大妈“乒乒乓乓”在院子里拆围墙呢。

  旁白男:说到这马大妈拆围墙,还得从马大妈的女儿小芳、女婿小强说起。马大妈的老伴儿五年前,因病去世。老伴儿离世后,马大妈和小芳相依为命,日子虽然有些艰难,但乖巧伶俐的小芳给她带来了不少欢乐,特别是小芳与隔壁李家的儿子小强恋爱后,马大妈更是笑口常开。

  旁白女:马大妈未来的女婿小强,长得英俊聪明,亲和明理。小强经营着一个牛奶加工厂,小芳在厂里当会计。农闲的时候,马大妈也到厂里帮帮忙,马家、李家从此亲如一家,原先各自的小院子也变成了一个大院子(拆除了两家之间的一堵隔墙)。马大妈还请人给女儿女婿择了个良辰吉日呢,准备尽早把女儿的婚事办了。

  旁白男:村里人个个夸马、李两家是前世有因、今世有缘;人人说小芳和小强是天生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旁白女:然而,月初,马大妈突然变卦,坚决反对这门亲事。马大妈因女儿不听她的劝阻,一怒之下不认女儿,并请来泥瓦工在马、李两家之间重新砌起了一堵隔墙。从此,马、李断绝了往来......

  旁白男:想到这里,马大妈眼里流下了泪水,昔日的往事涌上心头......(舞台闭幕)。

   第二场

  时间:白天

  地点:屋内

  场景:一张床,床边一有张凳。床上斜放着一个枕头,枕头底下有一个项链,项链上有一个红色的十字架坠儿。

  人物:马大妈

  舞台幕徐徐拉开。马大妈一边擦汗,一边走上舞台。

  马大妈:“这天气啊,真要热死人了。”

  【说着,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擦汗的过程中,目光移至床上斜着的枕头,自言自语地说:】

  “这丫头,只知道去厂里忙,自己睡的床上都不晓得收拾收拾。”

  【说着,满面喜悦地拿起枕头,准备把斜着的枕头重新摆放好,但当马大妈拿起枕头时,特别是马大妈看到枕头底下的项链时,忽然收敛起笑容,把枕头往床上一摔,很不高兴的拿起项链,两眼直盯着项链的坠儿十字架看。马大妈看到十字架上有字,便念道:】“耶稣爱你!”

  “啊——!”

  【马大妈一屁股坐到了床上,一会儿,马大妈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猛然站起身,说:】

  “这丫头改信基督教啦?”

  【然后,又对着项链自言自语:】

  “丫头呀,丫头,妈给你20岁买的项链,原先的坠儿是菩萨啊,那是妈让菩萨保佑你平安无事的呀,你怎么换成十字架了呢?你是不是改信基督教了啊?”【说着说着,马大妈心里好生不是滋味,拿着项链在屋内踱来踱去,还不时看看项链上的十字架。暮然,马大妈把项链揣进衣兜,急匆匆的走出屋子,边走边说:】“不行,我要去问个究竟。”  

  【马大妈出屋,急匆匆地从幕前走过,走下了舞台。舞台同时闭幕,工作人员迅速准备第三场的舞台布置】。

   第三场

  时间:白天

  地点:小芳办公室内

  场景:小芳在认真工作(做账),办公桌上有茶杯,也可摆些资料。办公桌旁一张沙发

  人物:小芳,小强,马大妈

  舞台幕徐徐拉开。

  【马大妈急匆匆走上舞台,马大妈脚未跨进办公室,就大声问道:】“丫头,今儿个你要给妈说清楚!”【说着从衣兜拿出项链,很不高兴的把项链往小芳面前的办公桌上一放,说:】“这十字架是怎么回事?”

  “怎么啦?妈——!”【小芳不解地说。】

  “怎么啦?”【马大妈端起办公桌上的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然后重重地把杯子往办公桌上一放,说:】“这项链上的菩萨怎么变成十字架啦?你是不是改信基督教啦?”

  “是啊!妈——”

  “什么?你还真信啦?”【没等女儿说完,马大妈就又是哭,又是骂:】“你这不孝的死丫头,你连菩萨都敢得罪,你可知道你这死丫头闯下大祸了,菩萨要降灾我家了,呜——”

  【马大妈突然停下哭声,责问小芳】“告诉妈,谁让你信的?我找......”

  “妈,别怪小芳,是我把福音传给她的。”【没等马大妈的话落音,小强就连忙走过来对马大妈说】“妈,你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讲给你......”

  “不要叫我妈。”【马大妈气愤地指着小强说】“小强,小强,早知道你信耶稣,当初就不准小芳到你厂里上班。”

  “妈,你说什么呢,没来上班前我就信耶稣了”【小芳拉着马大妈说】“再说又不是小强强迫我信耶稣的,是我看了《圣经》后,觉得那些菩萨像都是人造的,你想想,人怎么有能力造出神来呢?”

  “你给我闭口,”【马大妈说着,双手合十,口中念道】“罪过,罪过。”【然后气急地对小强说】

  “小强,你听着,你想娶我家女儿,除非改信佛,否则没门儿。”【继而又问小芳】“你到底是信佛,还是信耶稣?”

  “当然是信耶稣啦!”【小芳坚定地说。】

  “你--”

  旁白:这可把马大妈气坏了。马大妈生来性情急躁,从不示弱,听女儿当着外人如此不给面子,便指着女儿大声嚷嚷起来。

  马大妈:“死丫头,你给我听着,妈今天把话挑明,第一,妈改主意了,不同意你嫁给李家。第二,妈坚决不同意你信耶稣,你如果不听妈的就别进家门,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小芳:“妈,”【小芳拉着马大妈,说:】“妈,别生气嘛,女儿回去详细说给你......”

  马大妈:“回去?你信耶稣就别回去,你不与李家断绝关系就别进家门。”

  小芳;“妈,你怎么不讲理啊。”【小芳急得欲哭。】

  马大妈:“什么?你说妈不讲理?好,妈不讲理,”【马大妈说着,推开小芳,头也不回地跨出办公室,出门时还大声嚷道:】“从此和你一刀两断。”

  “不回就不回......”【小芳情急中不知说什么好,就这么回应了马大妈一句,然后哭了。】

  【小强安慰小芳。】

  (舞台幕闭)

  旁白女:马大妈从女儿那里回到家,越想越生气,她请来了泥瓦工在马、李两家之间又重新砌起了一堵隔墙。从此,马、李两家断绝了来往,与女儿也没有了联系......

  旁白男:其实啊,这些日子马大妈怎么也睡不好觉。她嘴上虽说不认女儿,可她心里还是想着女儿,儿女毕竟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但马大妈一想起女儿、女婿都执意要信耶稣,马大妈的心又刚硬起来,心想以此逼 -/迫女儿、女婿改变信仰。不过,马大妈这个人啊,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旁白女:是啊。

  旁白男:前天早上,马大妈和往常一样,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一天平安。可是,当她看到菩萨身上有许多灰尘时,便找来抹布,可就在马大妈拿起菩萨准备擦灰尘的一霎那,菩萨从马大妈手里滑出,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马大妈顿时吓得两腿发软,连忙跪下,双手合十,嘴唇煽动着念念有词,也不知念了多少遍,马大妈的脑海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这菩萨怎么不能自保啊?莫非女儿说得对?人怎么有能力造个菩萨、造个神出来呢?那人岂不是比这菩萨更神了吗?想到这里,马大妈立马站起身,走进女儿房间......

   第四场

  舞台场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一相框,桌子旁一张板凳。

  时间:白天

  地点:堂屋内

  人物:马大妈

  台幕徐徐拉开。

  【马大妈从桌前转身,走进女儿房间(动作表示),东翻翻,西找找,最终在女儿的一个橱柜(虚设,动作表示)里找到了一本书(圣经),接着马大妈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指着封面,口中念道:】圣——经——!

  【马大妈走出女儿房间(动作表演),坐在板凳上,随手翻开圣经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不一会儿竟读出声来:】

  “外邦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1有耳却不能听,口中也没有气息。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

  “哎呀,这是本好经啊!”【读到这里,马大妈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异教徒,兴奋得反复读道】:“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口中也没有气息。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

  【读着读着,马大妈放下《圣经》,站起身,打量着宁静的屋子,那堂屋香台上老伴的遗像(相框代替即可)勾起了她的沉思——

  马大妈拿起桌子上的相框(转身面对观众),对着老伴的遗像,说:】

  “老伴啊,咱们好糊涂啊,几代人敬拜的仙佛菩萨竟然是个假神。”

 【 马大妈用右臂擦着照片......】

  旁白女:五年前,马大妈的老伴儿被医院确诊为食道癌,当时医生说这病还处在初期,及早治疗还有治愈的希望,可当时因老伴也是佛教徒,就没有听医生的劝告,而是天天跪在菩萨前求平安,然而不到一年老伴就离开了人世。

  还有,马大妈呀,其实不止生了小芳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比小芳长两岁,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天起,马大妈天天为儿子求菩萨保佑,可是,儿子在十九岁那年游泳时,不幸溺水而亡......想到这里,马大妈似乎明白了什么——

  【马大妈放下照片,从厨房内拿来扫帚,将地上摔得粉碎的菩萨扫进fenji,边扫边说:】“菩萨,菩萨,怪不得求你不灵,原来你自身都难保啊,和瓷碗一样,哦呸!你还不如我家的瓷碗呢,我家的瓷碗还可以盛饭,你只能给我家带来灾难,基督教的《圣经》说的好: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口中也没有气息。王麻子造你,结果和你一样死在汽车轮下粉身碎骨,基督教《圣经》说得好啊:造他的要和他一样。还有我家老伴、儿子,都因信靠你早逝,怪不得基督教《圣经》上说:凡靠假神的,也要和假神一样。”

  “哎......”【马大妈深深叹了口气】(台幕闭)

  旁白男:马大妈后悔那天在女儿办公室里,没有冷静下来听听女儿、女婿的解释,以致女儿现在有家不回住在李家,以致马、李两家没了来往,以致...  

  旁白女:此时此刻,马大妈多么想找女儿、女婿认个错啊。可是,这脸面又往哪儿搁呢?马大妈走出门外看到隔在马、李两家之间的那堵墙时,脑海里顿时产生了一个决定:请人来拆墙,但一想还是自己亲手拆除这堵墙,而且要赶在小芳、小强回来前将这堵墙拆除。于是,就有了剧文开头马大妈拆墙那一幕。

   第五场

  场景:一张桌子,桌旁一张板凳

  时间:傍晚(如在室内,可用灯光调节)

  地点:地点:堂屋内

  人物:马大妈,小芳,小强

  外音:知了的叫声

  【舞台幕徐徐拉开,马大妈走上舞台,站住(虚设家门口),展开展开双臂,面对观众说:】

  “啊,这阵风好凉爽啊......”

  【当马大妈转身要回屋时,小芳、小强走上舞台,异口同声喊】“妈——!”

  【马大妈爽快地答应:】“哎——!”

  【小芳环顾周围,笑着说:】“妈,你把墙拆啦?”

  马大妈:“拆啦。我亲手拆的。”

  小芳:“妈!女儿不该与你赌气。”【说着扑向马大妈怀里,“呜呜”泣不成声。】

  【小强一边乐着。】

  【马大妈抚摸着小芳的额头,轻轻地拍打着女儿的背,开心地说:】“傻孩子,哭啥呢,应高兴才是。”

  “嗯。”【小芳拉着马大妈的手,心疼地说:】“妈,你怎么不叫小强回来拆啊,看你这手。”

  “是啊,妈,怎不叫我呢?”【小强在一旁说。】

  “还是妈亲手拆好啊,解铃还需系铃人嘛。”【马大妈说着,微笑着对小芳和小强说:】“基督教的《圣经》说的真好,‘外邦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

  “啊?妈,你还知道《圣经》上的经文啊。”【小强高兴地说。】

  “妈,你怎么知道的啊?”【女儿十分高兴。】

  “妈是......”【马大妈话到嘴边又收回,然后拉着小芳、小强一边走一边说:】“妈把菩萨摔了。”

  “把菩萨摔啦?”【小芳看看小强,惊诧,高兴。】

  “嗯。摔碎了。”【马大妈说。】

  “要不,女儿给你重新买一个?”【小芳俏皮地说。】

  “死丫头,还想气妈不成?”【马大妈疼爱地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小芳,然后问小芳、小强:】“小芳,小强我可以信耶稣吗?”

  小芳、小强【异口同声:】“当然可以啦!神爱世上的每一个人!”

  小强:妈,圣经上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就是说,世上的每一个人在神的面前都是罪人。因为神是圣洁无罪的。罪的工价就是死,不仅是人老了身体要死亡,还有将来地狱的永远刑罚呢!神既是圣洁公义的,也是慈爱怜悯的,于是就让祂完美的儿子耶稣从天上来到地上成为人的样式,来拯救罪人。耶稣在十字架上代替我们受了刑罚,并且复活了!凡信祂的不但今生有依靠。将来还有永生呢!

  小芳:是啊,妈,耶稣有至高的权柄,掌管人的生死。祂可不像那自身难保的泥菩萨。信耶稣的人将来在美好的天国要与神同住,永远享受无穷无尽的福乐呢!

  马大妈:【高兴地说】“那妈就和你们一起信耶稣。”

  小芳:【撒娇地】“妈!你今天太可爱了。我早就想劝你信耶稣,一直怕挨你骂没敢说。”

  马大妈:【乐呵呵地】丫头啊,你就不用点划老妈啦。妈过去是糊涂啊。

  小芳:【甜甜地叫道】妈——,【说着给了马大妈一个深深的吻,然后母女两幸福地抱在一起。小强在一旁乐着。】

  此时,音乐想起,诗班分成两排,分别从舞台两边唱着《这一生最美的祝福》走上舞台,小强同唱。

  舞台幕缓缓合上。【剧终】

注:编辑时略有改动

拓展阅读:

教宗本笃十六世探访宗座罗马大修院师生

教宗延期原定元月十七日访问罗马大学的行程

罗马:教宗勉励在亚西细朝圣的罗马大学生:你们要像圣方济一样,为基督及他的福音作慷慨的见证

意大利:罗马大修院院长奥基平蒂蒙席谈教宗本笃十六世祝圣罗马教区司铎

罗马大学生在圣伯多禄大殿参与弥撒并蒙教宗接见

罗马: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殿与罗马大学生一同晚祷

罗马大学开学典礼宣读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讲词

罗马:教宗年度会晤罗马大修院修生:不要受经济与传媒势力压制,常保天主子女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