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线 > 节目作品 > 小品剧本 >

圣剧:浪子回家

2016-10-16 08:50:21 浏览:

s.jpg

  人物:浪子、父亲、老管家、宴乐、嗜财、嗜财妻、众仆婢(最后的舞蹈)。

  场景:一、分家,二、思儿,三、浪荡,四、落魄,五、悔改,六、归家。

  开场道具:一个凳子。

  一、分家

  浪子(上,锦衣华冠,趾高气昂):“我,本家二少爷,在外面,人人夸我相貌堂堂、足智多谋,只有我那个古板苛刻不开化的老爹,完全不拿我当回事,却对我那个只知道埋头干活的傻大哥另眼看待。哼!我都这么大个人了,针尖儿大点事都要请示老爷子,花点钱还得像讨饭的一样伸手向他要,这日子我算是过够了......分家!对,分家,就这么办!现在就去找老爷子要我该得的财产去!”

  浪子紧走几步呼喊:“父亲!父亲!”

  管家上:“二少爷,老爷正在休息,您找老爷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浪子:“嗯哼,我要找我父亲分家!”

  老管家:“什么?少爷!分家?!”

  浪子:“对啊,分家!怎么了?”

  管家:“万万不可呀!老爷疼爱你们这些儿子个个如同他眼中的瞳仁,你却要分家,你这是要撕碎你父亲那颗心啊!”

  浪子:“你算老几呀?居然敢教训本少爷,这个家难道不是我的吗?口口声声说父亲爱我,可我就不愿受他的约束,现在分家,就是要证明给你们这些人看,离开父亲我活得更好!”

  管家:“少爷,少爷,不可以啊!”

  浪子拨开管家,继续更大声呼喊:“父亲!父亲!”

  父亲上:“儿啊?什么事?”

  (老管家在边上捶胸顿足,悲怆地看着老爷少爷。)

  浪子(恭敬上前):“父亲,我今天想和您商量一件事,您看我都二十多岁了,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我想让您把我该得产业给我,我卖了当做盘缠好去外面闯荡闯荡。”

  老父亲悲痛摇头,支撑不住坐在地上(老管家上前扶),好一会儿:“儿啊!你还没有成家,我也还健在,你要分家是何道理呢?”

  浪子:“话虽是这么说,但我这么大个人了,老憋在家里能有什么出息?倒不如趁年轻出去闯荡闯荡,用不了几年肯定会闯出个名堂来,到那时衣锦还乡,您老人家不也跟着风光风光!”

  父亲手颤抖着:“你这是厌弃了我,厌弃了这个家啊!”

  管家:“是啊,少爷,这家不能分啊!”

  浪子:“不行!必须得分!”

  老父亲(从悲痛到绝望,缓缓转过头去)对老管家说:“好!管家啊,扶我去把账簿拿来,也把老大叫在一起......咱们——分家!”

  管家:“老爷……”

  (老父亲打手势制止了老管家的话,老父亲下。管家拿凳子下。)

  浪子跟着下,留头:“分家,早就该分了!”

  过场:(浪子昂首阔步,背着钱囊上)

  “分家好来,分家好,分家的感觉真是好。没人管,也没人吵,我说咋好就咋好。”

  “这几天我把分得的家产卖了,(拍了拍行囊)都在这儿了。有钱就是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家里实在没意思,都说外面的花花世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要去闯荡闯荡,好好享受享受。”

  “分家好,分家好,有钱的感觉真是好。”

  二、思儿

  旁白:小儿子春风得意地往远方去了,带着从父亲那里分得的全部家产,同时也带走了他父亲那颗牵挂的心。

  (管家搀扶父亲担心地跟在后面):“老爷,您一定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啊,天天都来村口这么站着,就是年轻人也吃不消啊!”。

  父亲(边走边低语):“唉,管家啊”。

  管家:“在。”

  父亲:“派去找少爷的人回来了没有?”

  管家:“回来了……嗯……见到少爷了。”

  父亲:“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回来吗?”

  管家:“是的!”

  父亲(环顾天色):“眼看这树叶又要掉光了!也不知二少爷怎么过冬。管家,替我写封信捎给他吧!”

  管家:“好的,老爷。”(管家应声从怀里掏出纸和笔)

  (背景音乐响起)(管家提笔书写)。

  父亲:“儿啊,你在哪里?你还好吗?自从你离开父家的那一天起,咱家的大门从来没有关过,天黑了,我也总是叫人点上你屋里的那盏灯,每当有脚步声远远传来,父亲都盼着那是你回家的声音……”(父亲拭泪)。

  管家:“他老人家天天到村头去眺望,渴望看到你回家的身影,那颗心牵挂你呀!。”

  父亲:“儿啊,回来吧!现今的世代弯曲悖逆、人心诡诈,稍不谨慎就会陷入罪恶之中,最终的恶果你如何承受的了啊!父亲的心为你担忧啊!……儿啊!只要你肯回头,我巴不得替你吃苦受罪,回来吧,不要再流浪了!”(下)

  管家:“是啊!少爷,快回家吧!”

  三、浪荡

  旁白:二少爷带着丰厚的家产,来到一个奢靡繁华的大城市,在那里很快就吸引了一大批所谓的知己朋友。

  (宴乐手提钱袋兴冲冲上)

  嗜财:(赶上)“宴哥,今天你可是赢了不少钱啊!你新交的那个朋友又输在咱们手里,看他那惨样,心里还有些不忍心呢。”

  宴乐:“切,什么朋友,不知从哪跑来的浪子,有点臭钱跑到这儿来混,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天下!”

  嗜财:“近来好运气,碰上招财爷。”

  宴乐:“浪子带家产,浪迹到这里。”

  嗜财 :“赌钱都他输,垂头又丧气。”

  宴乐:“我扒他的皮,他还很乐意。嘻…哈…”

  宴乐:“嗜财,叫那浪子来喝酒。”

  嗜财:“朋友,朋友,大阔少,快来!”

  浪子:(带酒瓶,气喘吁吁上)“宴乐兄、嗜财弟,你们跑哪儿去了!我又发现个好去处--新开的浮华酒店,快叫上功利大哥、放荡小妹,还有,你们所有的哥们儿姐们儿,大家都一起去,我请客!和你们在一起,真是快活!比在家里快活多了。”

  宴乐:“那当然!家里哪有这样的逍遥自在?哪有咱们这些知己朋友?”

  嗜财:“对!知己!朋友!一辈子的好哥们!走,喝酒去!”

  管家:(上)(欣喜地)“哎呀,少爷!我终于找到你了。”

  浪子:“怎么你来了?你们没事别来烦我!”

  管家:“少爷,少爷,我们回家吧,你父亲天天盼你回家啊。”

  浪子:“回家?回什么家?我在这里有多快活,你知道吗?”

  嗜财:“就是,我们天天在一起逍遥自在,家里哪有这么开心?阔少,别理他,我们吃喝快乐去。”

  管家:“少爷,还是跟我回家吧,喏,这里还有你父亲给你的信,你快看看吧。”

  浪子:“信?我父亲?”(迟疑片刻接过信准备看,宴乐把信夺来撕掉,把管家推走。)

  宴乐:“走开,走开,走开,少在这儿碍事。”(拉上浪子下)

  管家冲着浪子的背影喊:“少爷!少爷!早点醒悟吧!”

  浪子:“我不回去,不回去,我们喝酒去,喝酒去……”

  管家:“哎,这可如何向老爷交代啊!”(下)

  四、落魄

  旁白:浪子拒绝了父亲的信,仍旧天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渐渐地把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产业挥霍得精光。当他一贫如洗,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那帮酒肉朋友都离开了他,他很快沦落到沿街乞讨的地步。

  (背景音乐:风声)

  (旁白读到“当他一贫如洗”时,浪子衣衫褴褛地失魂落魄地上,旁白结束,浪子白):“好冷啊!好冷啊!”

  蜷缩在舞台中央,喃喃道:“过冬的衣服都当光了,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宴乐、嗜财上)嗜财:“宴乐哥,你设的这个局真叫好啊,那小子输惨了......”

  宴乐:“小菜一碟,”

  二人合:“哈哈哈哈”。

  (浪子发现二人,抓住宴乐衣襟):“你俩终于来了,快给我些东西吃,我快要饿死了!”

  宴乐:“饿死拉倒,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拉着嗜财)走,嗜财,咱们喝酒去!”

  浪子:(抓住嗜财的衣襟)“行行好吧!看在我们过去的交情上,给我一口饼子,让我充充饥,哪怕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宴乐:“去去去!”

  (嗜财停下脚步,退转到浪子身边):“哎!我老婆正好让我替家里找个喂猪的下人,(拍大腿)这不是现成的嘛!”

  宴乐:“那敢情好!你小子运气还真好。”

  嗜财:“走走走,跟我回家去,我收留你。”(拽着浪子下台)

  嗜财妻(上):“我,嗜财妻,(嗯、嗯,)老板娘!唉,闹心,真闹心!今年天下大旱,庄稼没了收成,各地都闹饥荒。好在我们家还养了猪,哎吆,说起这些大白猪啊,那可是我们全家一年的指望,到时候卖了钱,我就可以再买几身漂亮的衣服,好看的首饰…嘿嘿)。噢!对了,我得赶紧去看看我那群宝贝让那个新来的下人伺候得怎么样了?”(下)。

  五、悔改

  浪子(上)(佝偻着腰,背一筐豆荚去喂猪,放下筐抱在怀里呼唤猪):“哦喽喽喽喽……猪啊猪,你一日三餐有人伺候,没有给你饿,没有给你冻,舒舒服服过日子。可是我,要吃没吃,要穿没穿,到现在还饿着肚皮。唉,好饿啊!”

  (抓一把豆荚看,两眼放光,左右看看再看看,赶紧塞进了嘴里,然后接连吃了起来。)

  嗜财妻:(上)“啊?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吃猪食。哎吆,当家的快来呀,不得了了,有人偷东西啦,哎吆,快来人哪!”

  (嗜财拿棍棒上):“啊!什么?你竟敢和我家猪争食,猪都不够吃,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偷吃贼!”

  嗜财妻:“哼!不是我们当家的看你可怜,收留你,就你这样的,早就冻死街头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呸!”(上去用脚踹,然后扬长而去。)

  (浪子昏死过去,(轻轻放出背景音乐)

  浪子缓缓醒过来,说:“我好后悔啊!当初在家里衣食无忧,都怪我不体贴父亲的心,非要闹分家,唉!我父亲有许多雇工,有吃不完的口粮,难道我就这样饿死、冻死在这里吗?……可是我还有什么脸面见我父亲呢?……不,不,我要起来,我要回到我父亲那里去。我要对父亲说,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做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我要回家,回家,回到父亲家中……”

  然后踉跄奔跑,踉跄着跑下台。(背景音乐:)

  六、归家

  (父亲上台,头发全白,手拄拐杖,在舞台中央立定,眺望。)

  (管家上台,拿着外套):“老爷,天寒地冻,您还是加件衣服吧,这么多年来您天天都来村口守望,身体怎么能撑的住呢?还是早些回去吧。”

  (突然父亲眼睛发亮,指着远方):“管家,快看!少爷....是少爷!”

  管家:“老爷,(揉眼睛)是你老眼花了,少爷哪里肯回来呢。”(浪子踉跄着上台)。

  父亲:“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我儿呀……”

  父亲跑过去抱住浪子,连连亲吻。(背景音乐:《悔改吧浪子》副歌部分)

  浪子说:“父亲啊!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做你的儿子……”

  父亲打断了浪子的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今天这是又得了个儿子啊!”

  父亲转头吩咐老管家:“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来给我儿穿上!”

  (管家跑到台口,迅速把袍子拿来递到老爷手里,父亲给浪子穿上,打量浪子接着吩咐):“快,把那戒指拿来给他戴上!”

  (管家跑到台口,迅速把戒指拿来递到老爷手里,父亲给浪子戴上,打量浪子接着吩咐):“快!把那双新鞋给他穿上!”

  (管家跑到台口,迅速把鞋拿来递到老爷手里,父亲给浪子穿上,接着吩咐):“快,快,快,把家里那头肥牛犊牵来宰了,今天我们全家人一起吃喝庆贺!”

  老管家:“是,老爷!” (老管家跑着下。)

  父亲抱着浪子:“儿啊!儿啊!……”

  浪子:“父亲啊……父亲……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如此爱我,从今以后我只愿体贴你的心意,再也不要离开你,再也不要离开这个家了!”

  (父亲欣慰地激动抱着儿子,转头对下面说:)“开——宴!”

  (父子定格,背景音乐响起:哈利路亚。管家、宴乐西上,嗜财、嗜财妻东上,父子站好,主持人上,站好,背景音乐起。)

  主持人:一个浪子回家,父亲的心是何等欣慰;一个罪人悔改,天上的家摆设筵席!你我都是浪子,离弃了天父上帝,在充满虚谎和罪恶的世界中流浪。而我们的天父,祂在期盼,祂在寻找,祂在不停地呼唤:悔改吧,浪子!回家吧,孩子!

  亲爱的朋友,不要再迟疑,快快起来,让我们一起(合)回家!

注:本小品视频请点击这里查看:http://www.kyhs.net/mov/xsxp/4109.html

拓展阅读:

基督教圣剧《贵客店》

圣剧:伊甸园

大型圣剧《有一条路》

现代版《浪子回家》(李)

浪子回头之企业老板篇

圣剧;罗得的日子

圣剧《浪子回头2》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