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线 > 主日讲道 >

乙年:约翰‧匹奇《耶稣的文化世界》(将临期第一主日)

2020-11-22 10:50:05 浏览:

(谷十三33─37)根据马尔谷的耶稣,没有知晓「何日或何时」人子将再来,就算是天上的天使或耶稣自己也不知道,只有天主父知道(32节)。然而耶稣向祂的听众保证他们不会「过去,直到这些事情发生」(30节)。祂再三地重复「警醒,醒悟」的劝言,突显迫在眉睫。
为欣赏耶稣的劝言,现代西方读者需要了解中东对于时间的观念和主人与仆人之间关系的看法。
时间
地中海文化主要关注在当下(the present)。未来会发生的事是极难想象而且近乎无法掌握。那些现在不发生的活动(例如,煮下一顿饭、早上穿衣)通常照例延后。为西班牙人是 manana,意大利人则是 domani。流行歌曲歌词里:「让我们忘去明日 domani」。即便耶稣也提醒祂的追随者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苦足够一天受了」(玛六34)。
然而中东当下的概念涵盖了明天。耶稣教导祂的信众祈祷:「今天赐我们明日的用粮」(玛六11;路十一3。思高版并没未着墨将未来式)。
那么今天的福音的重点在哪呢?马尔谷福音第十三章,耶稣宣布了一个即将发生的事件,以及伴随而来的记号。但是祂的听众并没有看见这些记号,按照文化的倾向通常并不在乎这类的劝言或事件。「一天的苦足够一天受了。」
拥有强烈关注当下文化倾向的人需要多想想未来,即便只是明天而已;正如主要关注未来文化倾向的美国人需要提醒一下现在,今天、此时此刻。
主人与奴仆(slaves)
在此要将这字翻译成「奴仆 slave」而不是「侍者 servant」,因为第一世纪的世界里这些人的确是主人所拥有的「奴隶」。同时,美国人也必须了解古代地中海的「奴隶」与新大陆的「奴隶」毫无关联。
新约时代中奴隶的从属关系受到许多地中海文化的法律和传统所规范。这制度相当普遍,很容易就被引用到信仰的传统当中。
古代以色列人自视为「天主的奴隶」因为天主曾经从埃及奴役中解救了他们或他们的祖先(肋廿五55)。新约中那些成为基督徒的自由之身的人视自己为「基督的奴仆」(格前七22)或「天主的奴仆」(伯前二16)。
再者,由于地中海文化以团体为核心,奴隶的价值则视其团体而定。新约中提到的所有奴隶都是大家族的成员。这意味着他们属于家庭中的一份子。是以,基督徒的奴隶曾被提醒不要自以为是他们基督徒主人的「兄弟」或「姊妹」而得寸进尺,反倒要「服侍地更好」(弟前六2)。
正是由于这为大家庭成员的奴隶地位使得现代信徒能够了解耶稣的比喻。这些奴仆是家庭的一份子。出远门的家主期盼家庭中的每一位成员都能在其位尽其职(34)。他们不能拖延到明天。
同样门房(the doorkeeper)要随时注意主人的返家,届时主人返家不会发现大家正沉睡,反见到大家出迎致候。离家一段时间的人在深夜回家能够分辨出被所爱的人迎接和大家正熟睡的不同。
马尔谷的耶稣督促祂的听众和后代的信徒要留意亲爱的家庭成员的返回。总之,这是我们的信仰:亲爱的主人的确会回来并且期盼着家人以热诚的方式来迎接祂。我们准备好了没?
取自 The Cultural World of Jesus: Sunday by Sunday, Cycle B. 出版 Minnesota, Collegeville. 作者 John J. Pilch。

拓展阅读:

乙年:癞蛤蟆的花园

乙年 吴智勋《和平纶音》圣三与我

乙年:吴智勋《和平纶音》包容与善表

乙年 侯景文译《主日食粮》耶稣升天

乙年:陈日君《朝夕相随》目标明朗 路途阴险

乙年:王敬弘《使徒性灵修素描》05确定与耶稣的关系

约翰‧匹奇《耶稣的文化世界》常年期第十六主日

乙年 房志荣 《悠游圣言》 圣神降临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