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线 > 主日讲道 >

乙年:约翰‧匹奇《耶稣的文化世界》(常年期第二主日)

2021-01-04 00:00:11 浏览:

若一35 - 42
新约圣经学者Jerome Neyrey 从若望福音中指出一个有趣的传教模式。今天读经正好是四个连续例子中的二个。
模式
(一)信仰耶稣的信徒向他人福传,(二)使用耶稣特殊的称号,(三)福传者向耶稣引进皈依者,(四)耶稣见到新来者并肯定他的决定,(五)皈依被认可。
例子一:若一35─39
(一)若翰洗者向自己的两位门徒福传(35),(二)使用了「天主的羔羊」称号(36)。(三)结果,这两位门徒跟随了耶稣(37)。(四)耶稣看到他们并邀请他们说「来看看」(38─39)。(五)他们跟上了,看了,当天就留下了,也许是星期五或是安息日的下午(39)。这意味着新来的皈依者直到安息日结束都伴随着耶稣。
若翰洗者的确是耶稣的先驱:「我看见了,我便作证:祂就是天主子」(若一34)。他向那两位门徒福传,使他们脱离自己与耶稣结盟。
例子二:若一40─43
西满伯铎的兄弟安德肋是这些新进皈依者当中的一位。(一)他向弟兄西满伯铎福传(40),(二)以「默西亚」的称号(41)。(三)福传者安德肋向耶稣推荐西满伯铎(42),(四)耶稣注视着新人并且肯定他:「你是刻法」(42)。(五)虽未提到伯铎皈依受到认可,在传统上众人皆知。
那些熟悉基督徒传统的信徒,看到此处耶稣在传教之初就变更了伯铎的名字而感到吃惊,因为在对观福音的传统得要等到传教后期才会发生(见玛十六18)。况且,安德肋此时就告诉伯铎耶稣是默西亚,对观福音中伯铎在传教中期前仍未获得此结论(见玛八29)。
若望圣史将门徒的发展包装为许多吸引人的场景。实际上,这过程相当长,正如对观福音所纪录的一般。
例子三:若一43
在斐理伯的例子中,这模式似乎被截短了。希腊文版本没有清楚地记载谁找到他:伯多禄或是安德肋。然而耶稣仍然藉由邀请斐理伯来肯定他的皈依。
例子四:若一45─50
(一)斐理伯向纳塔乃尔福传耶稣(45),(二)形容耶稣是「梅瑟在法律书上所记载,和先知们所预报的」(45)。(三)斐理伯以「来看看」回复纳塔乃尔说「从纳匝肋还能出什么好事?」的怀疑(46)。在这连续剧中纳塔乃尔有如一位充满障碍的皈依者,不容易被说服。(四)即便如此,耶稣仍肯定他的皈依说「看,这确是一个以色列人,在他内毫无诡诈」(47)。(五)耶稣以「你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的许诺认可了这皈依(50)。
同样在撒玛黎雅妇人的故事中也有传教的模式。受到耶稣的福传之后,轮到她来向息哈尔百姓福传:「你们来看!有一个人说出了我所做过的一切事;莫非祂就是默西亚吗?」(若四29)。他们来看并听了耶稣之后,结果也成了门徒(若四39─42)。
圣史们陈列出一个富有挑战的福传模式。早期被福传过的人,轮到他们向自己的亲戚、朋友以及甚至陌生人福传耶稣。
他们传教的内容主要是耶稣的「记号」,他们的目的是让百姓接受耶稣是位先知或受到天主认可的领导者。有时,传教员以圣经中的对话为传教的基础,正如斐理伯和纳塔乃尔一般。
当代基督徒经常受到激励去福传,但是美国人发现这是一项不愉快和丢脸的任务。它唤起两幅传教的图像(摩门教徒,当地浸信会徒等等),穿着深色衣服,在住家附近叩门寻找皈依者。
这些刻板印象的人物似乎在一件事上和若望福音中的福传者一样:对耶稣狂热。当代的信徒要从那以及如何去发现并发展这样的狂热呢?
取自 The Cultural World of Jesus: Sunday by Sunday, Cycle B. 出版 Minnesota, Collegeville. 作者 John J. Pilch。

拓展阅读:

乙年:吴智勋《和平纶音》真理的要求

乙年 侯景文译《主日食粮》四旬期第四主日

乙年:杨鸣章《苦艾与甘蜜》我怎样说?

乙年 林麒伟:见证主耶稣的复活

乙年 《清泉掬水》耶稣以圣神的德能,解放被魔鬼奴役的人类

乙年:易利利译《主日加油站》

乙年 周德心:天主自有安排?

纽约彼得约翰大教堂的耶稣雕像被窃 窃贼似是时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