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线 > 主日讲道 >

乙年:杨鸣章《苦艾与甘蜜》成全如同天父(常年期第七主日)

2021-02-10 00:25:55 浏览:

二战倏忽七十年。六年战争期间,牺牲了六千万人。中国人民所受的极大痛苦固然令人悲愤,但发起祸端的轴心国的柏林、汉堡、广岛和长崎等城市的妇孺,都是该死的吗?
今日恐怖主义活动此起彼落,各国都有岌岌自危的感觉,职是之故,反击、防范、组织战役、先下手为强等不一而足;南、北韩兄弟阋墙,美、日、韩连手军演,中东的争执无日无之。一旦真的擦鎗走火,情何以堪?众人都在寻求通往和平之路,却忘记了和平就是唯一的通道。
初期教会,基督信徒都是被欺压的一群。直到四世纪中期,君士坦丁大帝皈依了基督信仰之后,教会开始急速扩展,南征北讨,有所谓正义之战。圣奥思定主教曾这样说过:「任何人能允许甚或推动这种残害他人的活动,而不感到痛心疾首的,都是可悲的,因为他们失落了人性感觉。(《天主之城》第七章)」或许我们该抚心自问,是否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在以不同的形式,推动着某些伤害他人的活动,睚眦必报,尚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今天玛窦福音中所记载的耶稣山中圣训里,可说是六对对偶式的声明中最严厉和最难达致的两对。严厉是因为主叫我们连最后的保障也不要寻求;最难达致是因为祂说我们该成全如同天父。主不是「天真」得以为所有人都爱我们,我们一个敌人也没有。他要求我们与人的关系、各种恩怨情仇,别像自助饮品或零食售卖机器一样:投入多少个硬币,就得回等价的对象,否则就用尽一切手段,把自己所投放的取回。「若有人掌击你的右颊,你把另一面也转给他」,当大司祭的差役掌击耶稣时,祂并没有把另一面颊也转过来(参阅若十八22—23),却把自己整个生命都交付了。
法律为订定罚则而设限的原意是为了保障公义。我们不能赞同因为偷了一个面包而要把孩子的手斩去,或因为看了一场「不道德」的戏而要把少女的五官废掉。为免重蹈拉默客残暴的覆辙——杀加音的罪罚是七倍,杀拉默客的罪罚是七十七倍(创四24),所设上限是指引而非指令。因此,睚眦不须一定报,被人打落门牙可以和血吞而非一定要把对方的门牙同样打落为止。相对而言,慈悲、宽仁就不应设限。伯多禄问:「若我的弟兄得罪了我,我该宽恕他多少次?直到七次吗?」(玛十八21)主的答复是七十个七次。
正如天主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慈悲、宽仁也像阳光与雨水,远远超越了公义的规范。我们在认同并尊重他人的合法权利的同时,还须以奉献、宽恕及包容,来补充公义的不足。这大概就是当今教宗本笃在他的通谕《在真理中实践爱德》(CIV)里所说的:「『人的社会』不是单靠权利和义务的关系而成立,更重要及优先的条件是无条件的施予、恻隐和共融(CIV第6段)」的真义。
人的危机是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存有太多门限和歧见,死抱着既得利益不放,然后把各式各样的规条与障碍放到彼此间的通道上,因此有「我属保禄、你属阿颇罗、他属刻法」之争,其实所有一切,包括生命与死亡、现在或将来,最终都归于主。「人不能在孤身独处中提升自己,却要置身于与人和与天主的关系中,才能实现自己(CIV第53段)」。人越真实地活出主的宽仁、慈悲,人也就更趋成熟。我们要成全如同天父,舍此别无他途。(公教报 2011年2月20日 第3496期)

拓展阅读:

米兰世博会圣座展馆已有60多万人次参观,《愿祢受赞颂》通谕广受欢迎

《香港思高》圣经:玛 5:38-48

波兰:福传工具公教周刊《主日Niedziela》推出俄文网站

《努力奋斗的罗莎》:一本讲述教宗方济各祖母的书

《驼铃牧心》复活期第二主日

圣剧《约拿》

乙年:杜敬一《主日读经与福音》传教节

大型圣剧《有一条路》